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进宫面圣
    “不必惊慌,刚才只是心有所感,略作尝试罢了。”

     经过了测试,逆沧海信心大增,挥挥手道:“等水冷了,就找人把鱼都捞起来换了吧。”

     “是,老爷。”

     尽管还不清楚逆沧海是什么心有所感,既然逆沧海闭口不言,石詹也只按照吩咐去做。

     “对了,老爷,刚刚皇宫传来圣上令旨,要老爷进宫面圣。”

     “进宫面圣?”

     逆沧海眉目微皱,“所为何事?”

     小皇帝身边几乎都是他的人,要知道令旨所为何意,再简单不过。

     石詹低头道:“宫中传来的话,应该是圣上心念慈母,想要回福王府住上月余。”

     “荒谬。”

     逆沧海忍不住说了句。

     话刚出口,他就哑然失笑,真是的,差点便受了逆沧海本人记忆的影响了。

     小皇帝本身是福王的女儿,按年龄来算也才九岁,又不是从小就在皇宫长大,这下当了皇帝,要说习惯那是不可能的。

     小女孩儿思念自己的母亲更是理所当然,可惜之前的逆沧海很是不喜福王一家,当初晏颐在位时,仗着晏颐对他女儿的喜爱,便不把逆沧海放在眼里,狠狠得罪了逆沧海数次之多。

     等到小女孩儿登基为帝,逆沧海便明里暗里阻止小女孩与其母相见,已有一年整了,对一个才九岁的小女孩来说,这是何等残酷的事情。

     逆沧海本人修为如此之高,竟对此事这么小气,说出来别人也只怕不信。

     “准备下吧,我进宫一趟。”

     不论怎样,至少明面上是圣上下的令旨,若要拒绝恐有不适,想了想,逆沧海终归没有拒绝,反而对传闻中的皇宫有种记忆对照的好奇。

     石詹身影一闪,已在原地消失无踪去准备马车了。

     而逆沧海也按照记忆中的路线,回到自己的寝房,已有两个侍女站立房门一边,等待为逆沧海更衣。

     面圣自然不可能穿常服进宫,换上缉查司督主的官服是必然的事情。

     逆沧海前两世为人,从未得到过别人伺候,这第三世到来还是第一次被人伺候更衣。看着两个清秀娇嫩的侍女,用雪藕般的柔软玉臂为他换上官服,他却只需要伸长双臂即可,不禁感叹难怪世人那么热衷于权势财富,试问普通人又岂能得到这些才十四五岁的侍女伺候?

     换上官服,走出中庭和外庭来到府外,门口一个身穿缉查司飞鹰服的高大壮汉,一脸憨笑地向逆沧海抱拳恭敬道:“督主。”

     逆沧海脑海内浮现出这个壮汉的名字。

     十二属相之一的丑牛!

     一个外表憨厚老实,实则内心机警透顶的大智若愚者。

     也是逆沧海在十二属相中很是看重的一位属下,常年跟随在身边听候吩咐,两人之间也没有那么多礼数。

     逆沧海点点头,也不说话,直接走上停侯在大门口的马车,坐了上去。

     不出意料。

     这辆两匹好马拉着的车厢内颇为广阔,铺满了柔软的域外地毯,还有香炉紫烟缠绵萦绕不散,闻着令人精神一振,有股说不出来的舒服。

     躺坐在柔软的垫子上面,呼吸着清香的紫烟,逆沧海又体会到了上位者奢靡的享受。要不是逆沧海不近女色,换做其他人的马车内,该是还有几个侍妾在内服侍才对。

     在十二名缉查司缉卫的护送开道下,马车缓缓朝着皇宫所在的方向驶去,一路上不论是达官贵人还是平民百姓,皆不敢阻碍分毫,赶紧避让开来。

     等马车驶入京城“御道”之中时,人流无疑就少了许多。晏颐在位之时,曾特赐逆沧海有“御道”行走之权,而普通百姓和达官贵人若无令旨,敢于闯入“御道”者,当以谋反治罪处理。

     横贯京师内城中间的“御道”长达十二里,两侧常年都有中卫禁军巡逻把守,防止不相关人等擅自闯入“御道”内。

     不过鼎鼎有名的缉查司督主的马车,却早已被巡逻的中卫禁军所认识,别说逆沧海有“御道”行走之权,就算没有,连执掌宫禁中卫的上将军,都是逆沧海麾下走狗,他要走“御道”又有谁敢相拦?嫌自己命活的太久了吗?

     逆沧海的马车一来,巡逻和值守的中卫士兵立即挺胸抬腹,不敢有丝毫大意与疏忽。

     而他的威势显然极盛,周边的百姓见了他的马车,也都跟着跪下在地,哪怕心中咒骂万分,也不敢在外表流露出来。这等威势纵是圣上亲临也不过如此,难怪朝廷上的很多人看不惯逆沧海的这等行为,只不过几年来顺者昌逆者亡,敢于当面直言逆沧海的人,不是死了就是被抓进镇抚司大牢深受牢狱之苦,明面上还真没人敢对他出口不逊了。

     大楚以玄色为尊,相传太祖本人当年在楚河相遇玄龙,得玄龙之血成就九五至尊之体,打下江山过后,便以“楚”为国号,以玄色为尊,皇宫建筑屋顶铺满了玄色的琉璃瓦件,主要殿座也以玄色为主体,配以紫色为辅色。

     当然在不那么严肃的花园等旁殿与后殿,就有孔雀绿与宝石蓝等五色缤纷的琉璃与配色,为单调的玄色皇宫彰显了另类的优美吉祥。

     逆沧海的马车沿着皇宫城墙边缘行驶,走入内廷侧门时,才停车下马。

     这里已有诸多禁军士兵值守伫立一旁,等候的几个内侍宦官连忙上前,为首的那人笑吟吟道:“提督大人,圣上等你许久了……”

     语气说不出来的恭谦。

     在晏颐登基为帝之前,皇宫内多以内侍等官宦为主体服侍圣上,然而晏颐登基过后,却以女官为主体,把原本的男性宦官排除在外,是以宦官的权利大减,再无以往的盛气凌人。

     何况是面对逆沧海这等权倾天下的大人物,别说权利大减,纵是以前这些阉人也不敢在他面前摆谱。

     “刘公公客气了。”

     逆沧海随便一句话却让这为首的宦官受宠若惊,赶忙道:“不客气,不客气,提督大人往里面请。”

     想来当初逆沧海对这些宦官从未假以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