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小皇帝
    缉卫等人这个时候就不好跟着进宫了,除了丑牛紧紧跟随逆沧海身后外,其余的人都留在内廷侧门等候。

     大楚开国迄今已有七十年,这座大楚帝宫就耗费了二十五年光阴修建完善,是以占地面积颇广,处于后半部的内廷前后有三殿,东西左右两翼有东六宫,西六宫,本来已经足够了,但英宗在世时后妃数量多到内廷宫殿无法容纳的程度,以至于许多后妃还要挤在一起居住,传到民间还被百姓作为饭后谈资嘲笑了一番。

     英宗死后到晏颐上位十二年,先以为先帝殉葬处死了八十多位妃子,又找各种理由把许多嫔妃打入冷宫,或贬为罪囚入狱,到了晏颐死后,还能幸免于难的妃子不超过十个。

     这下东六宫和西六宫的许多院落总算空了出来,可惜人气大减的情况下,到了晚上这座帝宫就不免阴森寒冷,许多空无一人的院落还传来闹鬼的谣言。

     在凡人看来可怕的阴魂厉鬼,于逆沧海的眼里无疑可笑至极。

     人死灯灭,只要不能洞晓阴阳,进阶天境,那么就算全身无漏的金丹真人,也很难说元神不死不灭,终归会有消散于天地的一天。

     金丹,已是人体大圆满的境界了,不论是道门还是佛门,都相当于半只脚踩在彼岸的程度了,在道门等同于半个仙人,在佛门论作罗汉,更别说普通凡人,死后除非是特殊情况,否则一般情形下,阴魂七日内必然消散,哪来什么投胎转世之说。

     踩在坚硬的阶石上面,逆沧海走过交泰宫,步入养心阁。

     走入这里,就不是宦官能够进入的了,乃至逆沧海身后的丑牛也只能停下,由前方两位女官来代替引路。

     “没想到我还有当戏子的实力。”

     一路来逆沧海明明颇为好奇,却还要摆出一副淡定的神色,不能让他人看出破绽来。

     这时见了传说中的帝宫女官,不禁有点失望,比起“逆府”内的娇俏可爱的侍女们,这些女官一脸严肃穆然的神色,穿着打扮也很保守,更不用说在姿色上虽还不错,但肯定不如“逆府”内的侍女。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逆沧海很快就失去了兴趣,转而把注意力集中到了养心阁上面。

     养心阁除了圣上用作书房外,还有处理政事与接见一品大员、亲信的用处,就用处上来说比较私密,是而装饰也不会那么太过正式严谨,让人不会过于紧张。

     只是行见圣上,纵是亲信也不敢大意,又有谁敢如逆沧海这般“肆无忌惮”地东张西望,等他踏步走入阁子内,就见到正堂座椅上一个身穿五爪玄龙袍的九岁小女孩端坐看着他。

     奢华精致的式样,繁复的镂空玄丝细纹,这么一身价值万金的龙袍穿在这位“圣上”身上,不仅没有丝毫威严不说,反而还显得违和到了极点。

     小鼻梁,薄嘴唇,淡淡的柳叶眉配合小女孩那精致柔嫩的脸蛋,完全便是一个美人的胚子,这样一个眼睛清澈透明,一闪一烁,见到逆沧海就害怕慌张的九岁小女孩,诚然是当今大楚圣上,又如何能叫百官认同,万民臣服?

     没有逆沧海通天的手段,没有逆沧海镇压天下的威势,这小女孩第二天就能“不好啦,圣上喝水被呛死了”。

     不亚于千年前景王掉进茅坑淹死的笑话。

     宋昭昭。

     逆沧海脑海里闪过这个小女孩的本名。

     灵连蜷兮既留,烂昭昭兮未央。

     昭昭,明也。

     取名昭昭,显然有光明透亮的意思。

     只是眼前的这个宋昭昭,完全看不出来光明的含义,一见到逆沧海本人,小小的眼睛就闪扑扑地左右躲闪,根本不敢直视逆沧海。

     那副老鼠见到猫的胆小模样,哪里有什么圣上的威严?

     这要是让其它四国百官民众见了,非得笑死不可。

     不过也不能怪罪于小女孩,本来从小无忧无虑,忽然被拉上来登基为帝不说,还要面对众多敌人的窥视,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存在左右,一不小心说不定就见不到第二天的太阳。

     这样大的压力,别说是个九岁小女孩,哪怕是个行成人礼了的男人,也很难承受得了。

     而且入宫一年来,宋昭昭再没见到家人一眼,每日住在这阴森可怖的皇宫大内,周边没有一个能说话的同龄人与知心人,还要忍受逆沧海“欺君犯上”的姿态,换一个人也没法做到比她更好。

     至少她还只是哭鼻子,没有在地上撒泼打滚。

     嗯,说起哭鼻子,逆沧海这走进了来什么话也没说,小女孩鼻子一抽一红,两眼就泪汪汪了。

     逆沧海顿时无语了,他这前身到底有多么可怕啊?这话还没说呢,就把小皇帝给吓得哭了起来?

     他不是真正的铁石心肠的逆沧海,只觉得有点尴尬,特别是两边的女官目不旁视,仿佛什么也没看见一样的姿态,就令他更是有点无语了。

     这气氛真是……超出他原来的想象啊。

     “参见陛下。”

     行了个不大标准的礼,逆沧海话语一顿,立马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话说换做真正的逆沧海在此刻,应该会以什么话来对付呢?

     还没等他从记忆内搜寻出来,那边的小女孩就鼻子一抽一抽的,一边哽咽,一边说道:“免、免礼。”

     “咳咳,这个……陛下,你鼻涕流出来了。”

     糟了!

     逆沧海话一出口,顿知不妙。

     光看左右侍立的两位女官也一改先前面无表情的神色,忍不住以疑惑地眼神看来时,逆沧海就明白说错话了。

     干脆破罐子乱摔,谁敢质疑本督?本督乃大楚缉查司督主,敢质疑的人就去镇抚司大狱内走走。

     “看什么看?还不赶紧帮下陛下?”

     逆沧海神色一正,两旁的女官不敢多言,连忙拿出蝉纱锦绣手帕,轻轻为小皇帝擦拭鼻涕。

     这场景……

     我的天,要忍住不笑简直太难了。

     难道以前的逆沧海本人,就是要经常面对这种情形吗?

     老逆,你能忍住不笑真是绝顶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