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足足在椅子上坐了一个时辰,他才勉强吸收完了大部分的粗浅记忆,心中仍旧感到不可思议。

     他本以为被人围攻而死,却没有想到不仅没死,还重生回了十年之前!若说重生已经匪夷所思到了极点,那么夺舍的这人身份,那就不是匪夷所思了,而是令他极为震惊到呆滞。

     逆沧海!

     这个名字他不可能不认识,相反,这个名字天下无人不知,他正是大楚青龙卫的提督,执掌朝廷缉查要事的权柄赫赫之人。

     朝廷缉查司,又名青龙卫,乃是当年太祖之弟燕王所建,在最初的时候本来只是太祖征战的亲卫军之一,后来大楚建立过后,又因燕王深得太祖信任,便以青龙卫为缉查司,专职监察百官,巡查百姓,缉捕它国奸细一职。

     到太祖弥留之际,深知青龙卫后患极大,便下令撤销青龙卫,焚毁刑具,所押囚犯全部移交刑部重新审理。

     至此,存于二十五年的青龙卫就此消失,而在太祖去世两年后,燕王也被新帝诛杀。

     但青龙卫并没有真正消失,三十年后,英宗去世,皇太后晏颐遂临朝称制,后行开天辟地之大事,自立为帝。

     一个女人竟然称帝,可想而知天下有多么大的震动,为了掌控百官动向,监察天下,晏颐下令恢复青龙卫,直接听命于她,可行先斩后奏之事,比起几十年前权势更胜一步。

     晏颐在位,青龙卫执掌缉查十二年间,构置无数大案要案,牵扯人员之多,已经不止在于百官之间,连民间也多有影响。

     而在晏颐去世前两年,逆沧海接任了青龙卫提督一职,更是把青龙卫的权势扩大了数倍不止,一时间百官平民无不惧怕,穿着青龙卫的飞鹰服上街,竟有小儿止啼的效果。

     而对于逆沧海其人,百官百姓敢怒不敢言,暗自咒骂其所穿四爪青龙袍为蟒蛇袍,蟒借龙威而已。

     但他可是深深知道逆沧海绝非简单之人。

     他作为以前的大派弟子,曾参与了多次的大事,亲眼所见逆沧海之厉害,其人功力参天造化,绝顶无双,面对当世三宗五门中的六个大宗主联手围攻,也游刃有余轻松惬意,还反手击杀其中两人。

     其武道修为之可怕,令人色变不已。

     是以此战之后天下便有传闻,逆沧海武道修为已超宗师之境,进阶先天金汞的地步。何为宗师?能以武道开宗立派者,可为宗师。

     这天下有史以来的武道宗师,有名有姓之人也不过百人之数而已,能被称为宗师之人,无疑有着独立开宗立派的能力,而超过宗师的又是何等修为?放在以前那便是真人,被凡人称呼为陆地神仙那种等级的人物。

     现在因为不知名的缘故,他夺舍了这位绝顶高手的身体和记忆,立即知道以前的天下武道宗门的猜测真没错,逆沧海其人的武道修为真的已经进军先天金汞,成就金丹业位的程度,放在道门便是真正修仙得道的“真人”!

     这样的绝顶高手,最后居然会因为一个“情”字而死,真真切切难以想象。

     可是……逆沧海的死期也应该是五年之后啊,怎么会如今就死了,还被自己夺舍占据了身体?

     想来想去,他都没有想通这一点。

     然而……

     他内心一动,有了十年的记忆,还有了逆沧海的无上武道修为及其权倾天下的权势,他无疑可以亲身参与到各种大事之中,再无当年小人物那般只能旁观的遗憾。

     这十年之间,大事不断发生,各种老怪物和高手层出不穷出世,换做以前的他,只能躲在师父后面旁观,而如今他若是凭着这样的修为和记忆,也许能够改变未来历史的走向。

     没错,有了逆沧海这样的绝顶修为,他就有了作为棋手的资格,就算是那些避世不出的老怪物,面对逆沧海的修为也得避让三分,不敢轻易为敌,加之手中的权势和力量,简直大有可为!

     而且……当年师门惨遭屠戮一空的悲惨局面,也可因此而改变。

     “呼呼……逆沧海。”

     缓缓吐出一口清气,“逆沧海”端坐于大厅的椅子上,虽不见其有什么大动作,然则光是他那么坐着,无时无刻传来的巨大压力就让整个大厅的空气为之一滞,直到他吐出这口清气,磅礴的压力才从逆沧海身上消失。

     “真是可怕的武道修为……”

     逆沧海伸出自己的手掌,洁白如玉的手掌看不出丝毫的苍老的皱褶,已年过三十二岁的身体,仍旧保持着青春的活力,所谓风吹火炼,先天金汞,金丹之境以人体为炉鼎,把体内的精、气、神凝结而为一体,便可脱胎换骨成仙。

     这成仙虽然略显夸张,并非凡夫俗子口中真正的仙神,但在道门内,这成仙便是人体已然圆满,从此无病无灾,金丹即是圆满的含义。

     所以这“仙”成了,他活个三四百岁真的不成什么问题。

     凡人平均寿命不过五十有余罢了,三四百岁的寿元在凡人看来,不是成仙了,又是什么?

     遗憾的是,逆沧海就是败在了一个“情”字上面。

     想想他这样的武道修为,怎会看不破情关?吸纳了逆沧海记忆的他,才知道这逆沧海虽说心狠手辣,杀起人来毫不手软,手中沾满了鲜血,且他的武道天赋更是前无古人,估计也要后无来者。但他的另外一面却是一个性情中人,用情至深绝不夸张。

     明明以他的权势,这天下间有什么女人得不到,偏偏就对那个女人用情专一,最后还因她而死,一句枭雄难过美人关用在逆沧海身上再合适不过。

     可惜了,可惜了……

     他不是真正的逆沧海。

     逆沧海对那个女人用情极深,他可就没有那么多的想法了。

     对于这种充作奸细的女人,他才不会如逆沧海那般手下留情不以为意。

     所以说啊……

     逆沧海为逆沧海,这个天下还是那个天下。

     可他成了逆沧海,这个天下可就不是原来那个天下了。

     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如今的他坐在了这个位置上,虽说名声不大好听,被称呼为朝廷鹰犬,可就是这朝廷鹰犬,他便有资格改变原定的命运。

     “这天下无有对错,只有利益之分,胜者即为正派,败者即为逆党反派,我就这么坐着,又有谁敢当面说我不是?”

     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逆沧海微微摇头,应该说,他才是真正万人之上,没有什么一人之下。

     晏颐这个“天圣皇后”病死之前,遗命福王的女儿登基为帝,这晏颐病得不轻,她一个女人当了圣上不满足,居然想令这大楚以后都是女人当皇帝?

     简直荒谬可笑,放在十几年前没人会信。

     偏偏晏颐在世时无人敢于反对,死后晏氏外戚也极力支持,与准备复辟的百官和皇亲国戚仇恨极深。

     晏颐在世时很是喜欢福王的女儿,但福王的女儿登基为帝才不过八岁,到如今过去一年,也才九岁,真不知晓以晏颐的精明是如何想的。不过对于逆沧海来说,他的选择当然是支持福王的女儿登基为帝。

     他执掌青龙卫督查百官,只对圣上一人负责,而圣上如此年轻,且是个年幼的小女孩,还不是任由他摆布?

     而若是选择支持那些皇亲国戚,才是真正的愚昧之举。一旦那些皇亲国戚中的任何一人上位,第一个要做的就是铲除晏氏外戚在朝中的所有人,第二个要对付的便是他逆沧海,怎么想也唯有支持年幼的圣上。

     如此想来,难怪晏颐会把福王的女儿交给他,想来非常清楚逆沧海会如何选择。

     不得不说,晏颐这“天圣皇后”敢做出这么狂妄的举动,还是有一定把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