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江欣雅
    江欣雅的哭泣并没有持续很长时间,在余光扫射到审讯室里的沈林时,她瞬间就控制住了情绪,抬起手抹去眼角的水雾,整理了一下警帽,一股与之前纤弱娇滴截然不同的干练气质便展现了出来。

     “沈副局长,你怎么会在这里?”

     江欣雅弯腰将掉落在地的文件捡好,稍稍有些讶异沈林的出现,出声问道。

     “哦,是这样的,江局,这小子在姹紫嫣红聚众斗殴被抓来,我负责审讯。”之前江欣雅神情变化动作的太快,他一时间没有看清什么,也没有多想,似乎对眼前这位小他二十余岁于今年上半年空调过来的的警花局长十分忌惮,他不得不如实回答,只是掩饰了秦子名的部分。

     “这种事由警员负责便好,怎劳你沈副局长亲自过来走一遭?”对沈林的话不置可否,江欣雅顾自的找了张椅子坐了下来,眉宇间折射出与年龄不符的沉稳与深邃,反问道。

     “我……”

     沈林的话没说完便被一旁的林洛给打断了。

     “局长大人是么,我觉得您应该先看看这份材料比较好。”

     见江欣雅忽然装作不认识自己的样子,林洛瞬间便懂了她的含义,努了努嘴,示意桌子上的东西。

     江欣雅虽然年轻,但以她这个年纪坐上副处级局长的位置,虽然少不得关系的疏通,但自身的能力绝对毋庸置疑,在听的林洛的话后,她心里已经有了个大概的脉络。拿起桌上的材料略微了扫了几眼,渐渐地,她的俏脸布满了寒霜。

     啪!

     江欣雅狠狠地将材料甩到桌上,而后声音冰冷的对着一旁站着的沈林质问道:“沈副局长,这份材料是否属实?”

     “这……这……是真的。”

     见江欣雅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沈林心里骤然慌了,江欣雅上任WZ区公安分局局长虽才半年,但却连破数桩大案,其雷厉风行的作风使得分局的气象焕然一新,搞得整个分局的人现在只认江欣雅而不识其他副局长,这等手段,即便是沈林,也自愧不如,心底不由十分敬畏。

     而瞧得沈林一副惶恐不安的样子,江欣雅不由一声冷哼,便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

     见状,沈林吓得魂都快散了,他急忙上前,道:“江局,我……”

     江欣雅缓缓起身,或许是久居高位,警服穿在其身,使的江欣雅看起来气场十足,看的一旁的林洛暗暗咂舌。

     “沈副局长,我敬你是前辈,但没想到以你的党性修养也会干出这种事,如果今天我将这件事上报组织,你觉得你还能在机关内待下去么?”

     “江……江局,还……还请高抬贵手。”

     沈林吓得话都哆嗦了,说话时手掌几乎是颤抖的擦了擦额头的冷汗。

     “出去!”

     “是。”

     ……

     见到沈林踉踉跄跄的走出了审讯室,林洛立马笑嘻嘻的站了起来,而后一屁股坐到了桌子上,还没说话,迎面便被江欣雅那冰冷的眸子电了一记。

     “下去!”

     “啥?”林洛被搞得头有点迷糊。

     “我让你坐到椅子上,听不懂?”

     江欣雅的声音十分冰冷,白皙的脸蛋上也是布满寒霜,林洛虽然不清楚什么状况,但眼色还是有的,讪讪地把屁股从桌子挪到椅子上,十分听话的坐好。

     “姓名。”

     “林洛。”

     “性别。”

     “这个,你应该体验过知道的。”刚正经不到一分钟,林洛便忍不住耍起了流氓。

     啪!

     似乎被林洛的话给刺激到,江欣雅努力掩饰起的坚强面具在这一刻瞬间被撕的稀碎,眼角处的泪水再也忍不住的涌了出来,她捂住脸趴在桌子上,不停地抽泣。

     林洛呆了,他这辈子不怕天不怕地,M国的CIA,ESL的摩萨德,E国的克格勃都没法让林洛变色,但偏偏女人的眼泪是林洛这辈子最怕的武器。

     “小雅,小雅,别哭了。”林洛由于手被拷着,只能一旁干着急。

     “要你管,呜呜呜呜……”

     林洛的安慰不仅没能使江欣雅停止哭泣,反而愈演愈烈,见状,林洛一个使劲,手铐瞬间变成了一堆废铁。林洛走到江欣雅的身边,轻轻地抬起后者的下巴,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哭的梨花带雨的清美娇容,不由分说的,林洛一口稳住江欣雅那两伴鲜嫩的红唇,灵活的舌头瞬间伸了进去缠绕住后者檀口中的丁香。

     “你……干什么……混蛋……唔……”

     江欣雅被林洛的动作吓了一跳,随机剧烈的挣扎了起来,用力的扑打林洛的胸膛,但奈何林洛紧紧地抱住江欣雅,令其无法动弹。

     没过一会,江欣雅便停止了挣扎,似乎被林洛挑起了心底积深已久的感情,她渐渐地回应了起来。

     直到怀中的美人呼吸急促,林洛才缓缓的的松开了手,低下头看着面色羞红的江欣雅,林洛不由笑道:“没想到几年不见,你竟然当了警察,瞧瞧,还是个二级警督,厉害了。”

     似乎有些受不了林洛的调笑,江欣雅不由分说一口咬住林洛的脖子,直到咬出一个深深地红印在林洛凄惨的叫声中这才罢了手。

     “属狗的啊,疼死宝宝了。”

     林洛皱着眉,刚用手碰到被女人咬的补位,不禁疼的倒吸着冷气,不满的看着江欣雅道。

     “哼,活该,谁让你这四年都不联系我,回国了也不告诉我,若不是今日巧合,你是不是打算一辈子不理我!”

     说着说着,江欣雅便感到十分的委屈,天知道这些年为了找林洛,她付出了多大的努力,即便与家里闹翻,最后成为一名警察,也是为了方便寻找林洛的信息。想着想着眼泪又要掉了下来。

     “停!”

     林洛怕极了,急忙道歉:“我错了我错了,真的错了,别哭,我也是刚刚回国,不然怎么会不联系你呢。”

     “真的?”

     “肯定比真金还真啊。”

     “噗嗤!”

     女人的心情就好比天气,说风便是雨,不过林洛也见怪不怪了。

     “手机号给我。”

     不由分说,江欣雅直接把手伸进林洛上衣的口袋,准备掏出手机,而就在这时,审讯室的门被敲响了。

     江欣雅连忙擦了下眼泪,把时装整理好后,这才应道:“进来!”

     一个年轻的女警推门走了进来,见林洛竟坐在江欣雅的旁边,不由有些奇怪,不过她也没多想,报告道:“江局,刚刚市纪委打电话过来,让我们通融一下放了那名叫林洛的犯人,而且外面来了一位苏城极晟侓师事务所的律师,也说是要保释林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