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康师傅都没有
    当那名女警说完,江欣雅十分诧异的注视着林洛,随即冷哼道:“可以啊林洛,刚刚回国便有这么多人为你保释,后台挺多的嘛。”

     听见江欣雅略带嘲讽的话语,林洛立马食指举向头顶:“我发誓,我真的最近刚回国,而且也不是认识什么市纪委与律师事务所的人,真的。”

     见林洛不似作假的神情,江欣雅心里已经信了,不过表面上还是冷哼了一声,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了林洛。

     “这是我的私人电话,不准弄丢了,晚上打电话给我。”说完还略带俏皮的眨了下眼睛,旋即又换成一副冰冷的脸,惊叹于女人高超的演技,林洛彻底服了。

     目的已经达到,江欣雅直接迈步走出了审讯室大门,林洛见状连忙跟上。

     苏城WZ分局的大厅内,林洛跟随在江欣雅身后,正消化着四年前在M国西雅图的一个酒吧里无意救下并发生亲密关系的女子竟是如今的警察局长这一信息,便见到大厅内一个身穿整齐的西装,腋下夹着公文包的中年男子笔直的站在那里正与一名警员交谈,见江欣雅走来,立马停止交谈,走上前去,很是庄重的与江欣雅握手:“真是感谢江局长了。”

     此刻的江欣雅脸上正保持着公式化的微笑,道:“极晟律师事务所是我们苏城最有威信的老牌事务所,李律师说起来也是我的前辈,这是应该的。”

     言罢,江欣雅瞥了林洛一眼,意思林洛可以走人了,但林洛并没有动,看着面前的李律师,林洛问道:“欢姐的人?”

     李律师摇了摇头。

     见他摇头,林洛掉头便走,一旁的江欣雅急忙拉住他。

     “你干什么?”

     “我不认识他,为什么要跟他走,被人卖了怎么办?”

     对林洛的话,江欣雅有些哭笑不得,这时李律师说话了,他先是弯了下腰,笑容略显恭敬,说道:“林先生,我是极晟律师事务所的李铮,让我保释您的那位现在正在外面等您,请先跟我出去吧。”

     “他是谁?秦子名?”林洛皱了皱眉,问道。

     李律师并没有回答,只是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见状,林洛也不再废话,对江欣雅抛了个媚眼,便大摇大摆的出了警局大厅。

     来到门口,林洛便见到一辆黑色的宾利慕尚停靠在公路大道旁,这辆在华夏国内裸车价都要六百万以上的豪车,身家没个数亿,那是想都别想,而在驾驶位上坐着一个戴着黑色墨镜的女人。

     在见到林洛的出现,女人缓缓地将车窗玻璃降了下来,然后,一张精致绝美的脸便出现在视野里,脸型不大,但高挺的鼻梁,性感的红唇,似乎是在完美的诠释着黄金比例,加之白皙的肤色与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不禁令人眼前一亮,仿佛眼前便是最美的风景。

     “是你!”

     林洛此刻的震惊丝毫不亚于之前见到江欣雅。

     “上车!”

     女人似乎根本不想跟林洛废话,只是清冷的吐出两个字。

     林洛见状也不客气,直接打开车门,一屁股坐了进去,感受到屁股下方传来的真皮质感,林洛不由感叹道:“啧啧,真是好车啊。”

     对林洛的话,女人皱了皱眉,并没有接,只是猛地踩了下油门,V8双涡轮增压发动机的马力忽然增大,车子瞬间嗖的一声蹿了出去,林洛一时间没坐好,身子直接飞了出去,脑袋猛地撞击到前挡风玻璃上。

     “你!”

     林洛龇牙咧嘴的摸着脑袋,脸上闪过一丝怒气,不过在看到女人面无表情的样子时,又如泄了气的皮球,瞬间没了脾气,只能心里暗暗苦笑,真是个恐怖的女人。

     接下来林洛听话多了,先是把安全带系好,之后一路都闭目养神,没有一丝废话,这一幕倒是让一旁开车的女人微微有些诧异。

     林洛当然没有睡着,鼻子里嗅着车里独有的淡淡芬芳,心中不由激荡起来,联想到之前在宾馆与女人的共赴巫山,一时间神情竟有些陶醉。

     吱!

     车子一个急刹车,好在这次林洛聪明系上了安全带,不然脑袋保不准又要开一次花,不过由于惯性,林洛身子还是不由自主的往前倾了一下,还没反应改过来,耳边便传来女人充满恼怒的声音。

     “你在干什么!”

     “啊?”

     林洛一阵手忙脚乱的坐好,迎面便对上了女人充满怒意的杏眸,在女人目光的注视下,林洛便见到刚刚自己靠窗的真皮座椅有一大滩水渍,再摸摸嘴角,林洛彻底尴尬了。

     “艾玛,真没出息,竟然流口水乐。”

     当即只能尴尬这苦笑着,林洛从前方汽车电子狗旁抽出了几张纸巾急忙将嘴角与真皮上的水渍擦掉,而后问道:“你要带我去哪儿?”

     女人没有搭理他,径直打开车门下了车,林洛连忙下了车跟上。

     穿过广场,女人走进了一幢小型建筑内,林洛抬头一看,竟是一家茶餐厅。

     似乎早有预定,餐厅内的服务员见女人走了进来,连忙上前迎道:“沈小姐,请跟我来。”

     随着服务员的引导,林洛便到了二楼一处靠窗的包厢内,待女人与林洛坐下,服务员很有礼貌的微笑道:“沈小姐,这位先生,请问要喝点什么?”

     “一杯卡布奇诺,加糖。”

     “先生呢?”

     “来一杯冰红茶,就康师傅的就好。”

     “额,对不起,先生,我们这儿只有红茶,没有什么康师傅。”服务员似乎第一次遇到这种顾客,有点无从适应。

     “什么,康师傅都没有,你们这儿到底是不是华夏人开的茶餐厅?”林洛一听没有康师傅,脾气瞬间就上来了,“你知道当今华夏经济最欠缺的精神是什么吗?是支持国货啊,康师傅多有底蕴多古老的华夏老字号,你们茶餐厅竟然没有他的红茶,真的是……”

     “够了!”

     像是受够了林洛的喋喋不休,女人一声高音吓了林洛一跳,冷漠的看了后者一眼,随机对服务员道:“给他一杯拿铁,谢谢。”

     “好……好的,沈小姐。”被林洛给教育得快痛哭的服务员如蒙大赦,急忙退了出去。

     “还没请教小姐芳名?”被女人的气场给震的不轻,林洛不由收敛起来,出声问道。

     “沈梦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