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7 无常(四)
    “该死的!动静太大,把那些家伙给招来了!”

     听到这两声怒喝,原本坐等收获魂魄的女鬼立刻紧张了起来。因为她的紧张,那些正在不断冲击程旭的厉鬼们也陡然加快了频率,随着“砰”地一声,一直保护着程旭两人的防御罩化成了漫天粉尘,元灵玉所提供的灵力也终于耗尽。

     元灵玉灵力耗尽的同时,程旭一口鲜血连带着吊坠喷了出来,整个人也无力的躺倒在了地面上。厉鬼们可不会管程旭是不是吐血,按照主人的指令继续朝着程旭和张昭冲了过来。

     就在一只厉鬼的鬼爪即将接触到程旭身体的时候,一黑一白两个身影凭空出现在了程旭面前。随着这两个身影的出现,原本团团围住程旭的那些厉鬼竟然四散奔逃了起来,至于那只即将攻击到程旭的厉鬼,在两道身影现身的同时呲的一声化为了浊气。

     由于神智已经模糊,程旭并不清楚具体发生了什么,只隐约意识到这两个人似乎是救了自己,紧接着两眼一闭就这么晕了过去。

     “没用的废物,还不快给滚我回来!”

     只听那女鬼一声令下,原本四散奔逃的厉鬼们纷纷向她的位置飞了过去。

     “黑脸的,我们人品有点低啊,上工第一天就遇上了鬼母这种扎手货。”

     “嗯。”

     “不过拿下这鬼母,我们这个月的保底工资就有了吧?”

     “嗯。”

     “话说回来,黑脸你的这鬼母藏了还真深啊,如果不是躺地上那小子灵力暴走,我还发现不了这里呢。”

     “嗯。”

     “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啊,怎么老是嗯嗯嗯的!天晓得我为什么会和你分到一组,这不是折磨人吗!”

     “嗯。”

     一黑一白两个人出现后自顾自的聊了起来,完全把女鬼给扔在了一边。

     “你们两个就是天华市的黑白无常么?”

     对于被忽视这件事女鬼竟是毫不在意,在她开口的同时,那些厉鬼也终于聚拢了起来乖乖站在了女鬼身后。

     “没错,老子就是天华市新上任的白无常,谢靖,这个是黑无常范亮,你叫他黑脸就行。我看你这鬼母还是乖乖束手就擒比较好,作为上任第一件差事,我们兄弟可以保你免受阴火焚魂之苦。”

     谢靖并不理会女鬼的挑衅,相反由于是第一次以无常的身份开展工作到显得有点兴奋过头了。

     “嗯。”

     虽然被谢靖称为黑脸,范亮却毫不在意大概早就已经习以为常了。

     “年级轻轻口气倒是不小,我倒要看看你们到底有几斤几两!”

     话音刚落,刚刚聚拢在女鬼身后的厉鬼们又一次行动了起来,这一次这些厉鬼似乎并没有受到任何影响,裹挟着阴风朝着谢靖范亮二人直冲了过去。这厉鬼虽不过四十之数,冲锋起来竟然爆发出了千军万马的气势,当然这气势是鬼怪特有的阴戾之气。

     作为巡视一方的黑白无常,谢靖和范亮怎会害怕厉鬼的冲锋,只见两道青光闪过,哭丧棒与勾魂索已经分别出现在两人手中。作为黑白无常的标配武器,哭丧棒和勾魂索对于普通厉鬼来说绝对是触之则死的恐怖存在。有着两样武器在手,别说是四十来只的厉鬼,就算再翻上一倍也不可能是谢靖和范亮两人的对手。

     不过就在厉鬼即将撞上谢靖范亮二人之前,女鬼的双手突然开始了疯狂的结印。结印结束的同,女鬼猛地大喝了一声:“合!”

     女鬼自然清楚黑白无常常用的法器,她敢驱使厉鬼冲锋自然是有第二手准备。随着这一声“合”字响起,那四十余只厉鬼就如同出现一般化为了黑影,这些黑影在女鬼力量的引导之下飞快地拼凑聚合,最后竟然只留下了一团巨大的黑气。

     出现这种情况是谢靖两人始料未及的,不过黑气近在眼前已经容不得他们思考了,就在谢靖和范亮打算发动进攻的时候,一只巨大的鬼手突然从黑气里横扫了过来,来不及反应的两人直接被鬼手击飞了出去,狠狠地撞在了绿化隔离带里的行道树上,一连撞断了七八颗行道树才终于停了下来。所幸,程旭和张昭因为早就倒在了地上并没有受到鬼手的攻击,只是被摆臂时产生的风给吹到了路边。

     “是鬼将!我们被骗了,她根本不是普通的鬼母!”

     谢靖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硬挨这一下已经让他受了不轻的伤了,范亮的情况也没有比谢靖好上多少,身上那件黑色外套已经破烂不堪了。

     “和500年前的黑白无常比起来,你们两个差远了!乖乖地成为我的补品吧!”

     别看女鬼说的这么霸气,其实她也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如果是500年前的自己,召唤一只鬼将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可现在她从沉睡中复苏不过短短七天。如果不是那起车祸正好发生在她的沉睡之地,而死掉的两个人类福缘也算深厚,她想要醒来至少还要十年的时间。这一次强行用厉鬼召唤鬼将已经将那两人的福缘消耗的差不多了,如果不能得到及时补充自己又要陷入沉睡之中了。

     女鬼说话的同时,原本只有一条手臂的鬼将终于完全从黑影中走了出来,随着鬼将的完全出现,阴冷的气息在整个战场上弥漫了开来。

     “老黑,你尽量拖住鬼将,我去对付那个女鬼。”

     如果说刚刚被打飞的时候谢靖还存在侥幸心理的话,等鬼将出现的时候他已经很清楚就算自己和范亮联手也不可能是这鬼将的对手。不过虽然这是他第一次遇上鬼将这种基本上只存在于典籍里的鬼物,但那些典籍同样记载着鬼将的弱点。鬼将的召唤者在操控鬼将的时候是不能使用其他任何法术的,只要能够趁机消灭召唤者,鬼将自然会烟消云散。

     “嗯,交给我了。”

     作为谢靖的万能搭档,范亮第一时间就明白了他的意图,和谢靖比起来自己更加擅长防守,虽然打不过这鬼将,但想要拖上片刻也不是什么难事。想到这里,范亮全身灵力在调动下疯狂地涌向了他手中的勾魂索。

     只听噌的一声,范亮手中的勾魂索径直飞向了不远处的鬼将,不断增长的勾魂索迅速的在鬼将身上缠绕了几圈,试图将它束缚在原地。

     “不用再垂死挣扎了,以你们两个的力量根本不可能是这鬼将的对手。”

     在女鬼的操控下,鬼将又一次动了起来,勾魂索的束缚一下子就变得岌岌可危起来。虽说勾魂索对于普通厉鬼来说是天敌一样的存在,但放在鬼将面前就有点不够看了。灵力虽然对幽冥之力有一定的克制,但这种克制是建立在两种力量相差不大的情况下,而鬼将体内的幽冥之力和范亮的灵力却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

     由于在操控鬼将,女鬼并没有发现谢靖不知何时已经消失在了战场之上。就在鬼将即将挣脱勾魂索的束缚之时,一声爆喝从女鬼的身后传了过来:

     “受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