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6章
    026

     一起说小不小的事故。离开宁市去机场的路上,遇到了疯狂跟拍的狗仔队。一路飙车也没能甩掉,被狗仔一路追车,林优的脸色就有点臭。

     他大概本来就心情不好,至于现在,用王若尘的原话来说就是,要是现在给小林优递一把冲锋枪,他绝对会直接开枪。

     等到机场的时候,更是被围追堵截,水泄不通。那些娱记的战斗能力真的不是一般人可以比的,重重保镖都能被他们冲破,成员几个被冲散了。

     特别是顾林两人被围得最惨,王若尘好不容易脱身的时候,就看到成群的娱记七嘴八舌地提问,聒噪得好比一群乌鸦:

     “你们真的拍拖吗?”

     “林亚优现在是和林宜州在谈吗?和影后是怎么认识的……”

     “真的借上位?”

     “一定要回答,林优你是双性恋吗?”

     “顾少对‘玩票’的报道是什么看的……”

     ……

     王若尘看到林优危险地眯了一下眼睛,手背指节都泛白。他知道他这是隐忍到了极点,再下去估计要直接动手。

     这个不动脑子、武力值又高的残暴人士,他要是真的动手,估计明天林亚优殴打记者的报道又得上个头版。

     王若尘带着保镖和机场安保人员,最后才搞定了局面。一脑门的汗,还不忘训林优:“怎么、看你当时的样子是想打人了吧?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沉不住气了。”

     林优压低了棒球帽,头也不回地走着。

     “卧槽,小林优你跟我甩什么脸色,脾气越来越大了啊!”王若尘气咻咻地追上去。

     潘东隅一阵大头:“好了,都少说一句。那些记者还没走远呢,别又报道出什么T团成员内部不和的消息。”

     王若尘深吸了一口气,喘着气:“我他妈真是气疯了,怎么就跟他上火。邪门!”

     柯楠一脸科普帝的表情:“因为我们都被堵截了,大家都有点上火,心情不好很正常。下次得再加十个保镖,不对,是二十个。队长,是不是?”

     柯楠问一边的顾灵均,而顾灵均只是心不在焉地“嗯”了一声,视线不离林优。

     柯楠一脸沉痛,但是想到马尔代夫又瞬间开心起来,一蹦一跳地跑去找林优说话。

     过了安检,等在候机室里。顾灵均在接电话,这次的外景拍摄Ron并不同行,他要留下来处理事情,所以这一路的重任全落在队长顾灵均的身上。

     林优看着巨大的落地窗发呆,飞机起落的噪音很大。柯楠在一边喋喋不休,笑个不停,偶尔,林优会转过脸看他一眼,把贩售机买的水默默地递给柯楠。

     柯楠正说得嗓子冒烟,感激得不得了,一点也没看出林优让他闭嘴的意思。

     潘东隅忽然对王若尘说了一句:“幽灵的性格真的一点都不适合在娱乐圈。”

     “是啊,而且他最近脾气越来越差,就跟暴君似的,我就怕他出什么事。”王若尘气归气,到底还是很在意林优。

     四小时后,飞机在三亚机场降落。

     柯楠还笑吟吟的:“我们是到香港要转机了么?”

     “不是,这里是三亚,我们到了。”王若尘残忍地打断。

     “三亚?为什么是三亚,说好的马尔代夫呢?”柯楠深深地感受了欺骗。

     “三亚不好么?崇洋媚外。”

     两个人又开始斗嘴。

     走出机场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仿佛嗅到了海风的味道。这里的温度比宁市高出许多,热浪袭人。旅途的疲惫也随之而来,眼睛都睁不开。

     一行人出了VIP通道,直接去了酒店。虽然也有蹲点的记者,但规模比宁市的小很多,绕了一些路,就基本上甩掉了。

     到了酒店,又出了小状况。

     小助理把房间订少了,其他工作人员住下之后,成员几个只剩下三间房。

     王若尘偷偷看了看林优的脸色,知道这暴君这会儿一门心思都在睡觉上,估计要发作。连忙问柜台接待:

     “什么?你当你在拍戏啊?我堂堂大天朝怎么会没有空房间了。”

     “真的很抱歉,现在是旅游旺季,全部房间都已经预定。其他酒店的情况也是一样。”接待小姐的语气就更像念着剧本。

     王若尘用“剐了你”的眼神瞪着小助理。

     小助理哼哼唧唧了半天。最后得出了自己算术不太好的结论,掰着手指,怎么数都还觉得自己订得够多了。

     王若尘懒得再理他。当即表示,虽然他现在瘦了,但是还得按照以前的规格来,他得一个人睡,而且他还要忙后期,一堆的装备,东西多得堆不下,谁跟他住一间他跟谁急。精瘦的身影背着装备当先住了一间,并且回头给柯楠甩了一个“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吧”的眼神,消失得飞快。

     柯楠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

     潘东隅抱着背包,走进第二间房间,走得没影。

     五人三间。

     大厅还剩林优、顾灵均和柯楠。

     柯楠笑得跟小狐狸一样,一脸得逞,搂着林优走进第三间房。回头的时候,看到大厅走廊空荡荡的,昏暗的灯光下,只剩顾灵均手插在裤袋里,脸色阴郁地站着。

     两个人的视线在空中交汇,劈里啪啦的火光。

     ——当然了,这只是单方面挑衅的柯楠的感受,事实上,顾灵均只是平静地走到王若尘的房间,敲了敲门。

     “那天没讲完的事情,继续说下去吧。”顾灵均靠在门边,眼神认真起来。

     “接下来的事情,都跟宋家有关。”王若尘从乱糟糟的装备里抬起头,实在不太愿意回忆。

     “我知道,我在城东宋家门口见到过他。下雨天,整个人都昏过去了,抱他去医院的时候,脸色苍白的已经不像活人。”顾灵均又想起那个雨夜里单薄的身影,绝望到了极点的眼神,像被逼到了绝境的小兽,还有混在雨水里的眼泪。他唯一一次看到林优哭,是什么事情让这个冰块做成的人都会哭出来。

     宋家……宋家……到底想怎么样?

     王若尘一拍大腿:“哦!对!是你把小林优送医院的。他根本不记得,连带着我都快忘了这茬。”

     顾灵均温柔一笑:“这些都不要紧。”

     林优他记得不记得以前这些琐事又有什么关系。

     隔壁房间里,林优和柯楠没有关门,对话声传过来。

     柯楠嘻嘻哈哈地缠着林优:“优酱优酱,上次让你看的psycho-pass看完了吗?”

     “跳着看了。”

     “跳?为什么?你把哪些跳了……”

     “有点恐怖的镜头。”

     “哈?那些是最精彩的部分好嘛!一起看吧。”

     “不看。”

     “不嘛~一起看一起看!优酱你要是害怕的话,我会陪你的,不会真的是害怕吧……”

     “老柯,你很吵。”

     “怎么这样说我?优酱该不会是真的很害怕吧,这个不算恐怖片!”

     “「色相会浑浊的」1,我怕我晚上会犯罪,那你不是很危险。”

     柯楠干笑起来:“啊呵呵呵呵……优酱真会开玩笑。”一想林优根本就不是开玩笑的人,要是晚上真的被他肢解什么的……细思恐极!背脊爬上一阵寒气,打了一个寒战。

     过了一会儿,又嘻嘻哈哈的吵闹起来,柯楠已经将牛皮糖和狗皮膏药的精髓发挥到了极致。

     “我想不到他会和柯楠这么要好。”顾灵均笑得温柔。

     “他需要同龄的朋友,他以前过得太孤单了。我和怪兽都比他大着点,平常又都忙着自己的事情。”王若尘也欣慰地松了一口气,轻快地笑了起来

     “我在捡到雨巷他的时候,你可能不会明白那种心情。”王若尘想到最初见到林优的时候,“我那时候想,这个孩子大概是不会笑的,估计连怎么哭都不会了。我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他才说了第一句话。”

     顾灵均没有打断。

     “太子爷,林优他是一个很简单的人,你对他好,他都会知道的。他的性格是有点问题,但真的是一个很简单的人。他是我最好的兄弟,我真不希望他……”王若尘有点说不下去,“你懂我的意思,我是真心希望他能过得开心,不管是林宜州还是陆颖,又或者是太子爷你。”

     顾灵均长时间地沉默着,最后才说:“小优有你这样的兄弟真让我放心,这几年多谢你。”

     王若尘痞子样的笑起来,吊儿郎当:“谢我干什么呀,先把人追到手啊。可以卖个消息给你,林优的软肋就是他母亲,这个结要是打开了,也就轻松了。”

     “我知道。”顾灵均很轻地说。

     “你知道什么呀,别想睡我这里啊!”王若尘站起来,把顾灵均推了出去,“死神小学生肚子里全是鬼主意,让他跟林优睡一起,我还真不放心。”

     揽着顾灵均的肩膀,两个人走到隔壁。

     推开门,林优和柯楠正戴着耳机在套房客厅,用平板看动漫,正看到恐怖的地方,一个不动声色地转开脸,一个激动得拽着林优的领子,把林优的脸扳回来,非逼着他一起看,然后就华丽丽地挨揍了。

     “队长、橙子哥!救我!”柯楠被压在沙发上,伸出一只手求救。

     王若尘走过去,直接把人拖走。

     “啊,放开我。橙子哥,你要带我去哪里?”声音远远地传过来,充满了哀怨。

     “去吃饭,海鲜还是烤肉?”

     “我都没问题!”吃货一下子欢快起来。

     林优安静地坐在沙发上继续看着这一话的动漫,恶心的镜头已经过去了。

     顾灵均走到房间,把自己的行李放下,小助理真是太机智了,订的不是标间,看着房间里唯一的大床,太子爷觉得回去给小助理涨工资。

     床头放着林优的一本书。

     路遥的书,《平凡的世界》。

     顾灵均拿起书的时候,林优正好走进来。

     “怎么在看这本书?”随口一问,也没想他回答。

     “「人们宁愿去关心一个蹩脚电影演员的吃喝拉撒和鸡毛蒜皮,而不愿了解一个普通人波涛汹涌的内心世界。」”书里的原话,林优的叙述永远没有感情,但声音很好听。

     顾灵均失笑,没有说话。

     弯着腰整理着行李,拿出换洗的衣服,半天看林优没有动静:“洗个澡去吃夜宵,还是想睡了?”

     作者有话要说:1色相:psycho-pass术语,根据Psycho-hazard(心理危险区)犯罪指数是会传染的。这里小优是暗示自己会犯罪。

     第二更!大款子要累瘫了,下一章让大家甜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