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5章
    025

     顾灵均,对不起。

     为什么会在最后说这样的话呢。

     明明是他隐瞒了自己的身份、带着明确的目的接近他;明明是他在演唱会现场逼迫他、强硬地想得到他。就算有错、就算该道歉,那这个人也不应该是林优,虽然太子爷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错。

     为什么……

     顾灵均之前一直觉得摸透了林优的性格,他的冷从表到里,很多事情都漠不关心,性格很残缺,自闭,但不是一个难相处的人,一点点蚕食,他是不会抗拒。什么都不在乎,什么都不能影响他。这一刻,顾灵均不那么确定。

     “小优……”顾灵均握着林优的手腕,一时间愣住。没有一丝欣喜,倒像是受到了什么惊吓。

     林优没有挣开他的手,难得的、身上疏离冷漠的气息收敛,背靠在门边,低着眼睛。钥匙和墨镜掉在地毯上。他抿着嘴唇,再没有其他的话,也放弃了出门的念头。脸上,第一次露出类似软弱的神色,看上去有点可怜。

     “宋成睿?天诚娱乐公司的,宋家的人想干什么?”Ron气冲冲地说,打断两人之间的沉默。

     王若尘听到动静早就从楼上下来:“天娱!宋成睿他不是宋成唯的弟弟吗?宋成唯她、她可是……”瞅了瞅顾灵均的神色,王若尘才放心地继续说,“宋成唯是顾总监的老婆,小舅子为什么要黑我们?对他们宋家、天娱有什么好处?”

     柯楠终于听明白了之间的关系,结结巴巴地说:“是不是、也就是说,我们是被自己人黑了?”

     王若尘随手在他头上敲了一记,一向嬉皮笑脸的脸上也严肃起来,匪气十足,冷冷地说:“谁跟你说是‘自己人’,宋家的人没一个是好东西。”

     “死胖子,你能不能别总是打我。”柯楠小声地抱怨了一声,看着大厅里的几个人。优酱整个人都被顾灵均挡住了,神色隐在阴影里;潘东隅靠坐在沙发边,愁眉不展;小助理战战兢兢,经纪人吩咐说:“这件事我会负责到底,你们这周的通告都不要去了,最主要是新专辑的事情。可能最近还会有其他新闻传出来,都别理会。保镖再多安排一些。”

     说完就带着小助理匆匆走了。

     经纪人跟助理一走,整个别墅都安静下来。

     柯楠和潘东隅面面相觑。

     王若尘皱眉,眼中的担忧怎么也化不开,紧紧地注视着林优。他真害怕林优又回到两年前的样子,都已经过去这么久了,林优已经和宋家没有一点关系了,为什么还是不放过他?

     “小优,你在发抖。”顾灵均低头看着林优。他查到宋成睿是很容易的事情,从那个狗仔下手,背后的人不难找到,而对方更是有恃无恐的样子,似乎就是等着他查。

     林优甩开他的手,回身就走,面无表情地走上楼,又变成了平常冷漠到了极点的林优。好像刚才软弱发抖的那个人,只是顾灵均的幻觉。

     “林优……”顾灵均喊住他,后者就像没有听到一样,走回了房间。

     “让他一个人静静吧。”王若尘摇了摇头,眼神阻止了顾灵均。

     过去的事,他只能自己走出来,没有人能帮他。

     宋成睿、宋家,到底跟林优有什么关系?所有的线索都在最后断落,就像无形的手,生生在真相的周围画了一个圈,把林优隔绝在内。

     “宋家……”顾灵均指节泛白,抬头看着走廊上渐行渐远的人影,“胖子,你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

     ******

     ******

     房间里,林优拿起床边的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面无表情地、无意义地蹂|躏着床头的扁羊玩偶。

     那个叫做小唯的小女孩,那个怯生生叫他“姐姐”的小天使,眼睛乌亮,原来、真的是他的妹妹。

     小唯……原来是这样,所有你才会叫小唯。

     那双漆黑澄澈的眼睛,眼尾有灵气般的微微上翘,如点睛,跟记忆中母亲的剪影意外的重合。

     难怪、自己会那样喜欢那个孩子。

     血缘真是奇妙的东西。

     林优疲惫地闭上眼睛,电话却通了。电话另一头的那人,很轻地笑,年轻男人的声音,听上去心情好的不得了。

     林优厌恶地想挂断电话,想到自己的目的,最后还是忍下来。

     “为什么不说话,你该知道,我接到你的电话有多开心。”他的声音带着笑意。

     “宋成睿,你够了。”林优皱眉,连多说一个字都觉得厌恶。

     “我可不明白你在说什么?你想去谢梓辰的演唱会,我就寄门票给你,你喜欢蓝玫瑰,我就送蓝玫瑰过来,就连你喜欢林宜州,我也可以找人跟她谈条件,让她陪你谈恋爱。我这样、还不够好吗?”宋成睿又低笑起来,仿佛对自己的举动满意的不得了。

     林优忽然就想到宴会上的林宜州,酒杯里的灯光摇曳。那时候林宜州就告诉过他,她不是会无端的帮他,这个圈子是个大染缸,没有人是干净的。

     那时候的林优并不明白林宜州意有所指,也不知道原来她身后还有天娱的势力。

     “你到底想怎么样。”眉头皱得更加厉害,宋成睿想要什么,而林宜州又谈妥了什么。

     宋成睿避而不答:“我一开始就说过的,你想去星辉,我不会拦着,但是不能出道。两年来,你都做到了,可是现在,你违反了约定,就应该受到惩罚不是吗?”电话那头又轻快地笑起来,显得无害,说出来的话却阴狠无比,“不要一再考验我的耐心,你以为顾熙原能帮你?”

     顾熙原,宋成睿说的是顾灵均。“你就一定要把其他的人牵扯进来吗?”林优一字一句地说,幽深的眼睛里没有光。

     “你还真是维护他?怎么,真的喜欢上他了。”冷笑的声音。

     “这跟你没有关系。”他不应该拿顾灵均下手,林优毫无情绪的声音里,都开始流露出愤怒。

     他绝对不会让别人伤害到顾灵均!

     他的语言能力太差了,也不懂得说狠话,最后只是平静地说:“宋成睿,我最后跟你说,不要动他。”

     宋成睿却笑得更加开心,压低了声音,显得暧昧:“我就喜欢你这样连名带姓地叫人。怎么办呢?本来这位太子爷我也不想招惹,可是他不应该觊觎别人的东西。”

     林优毫无征兆地挂断了电话。

     宋成睿的自我感觉太好了。他林优不是任何人的所有物,也不是刚到宁市的时候那个倔强的少年。

     把手机扔到一边,继续玩弄着手中的扁羊玩偶。

     靠在床边,低下眼睛,刘海遮住了眼睛,温柔地看着手中的羊,嘴角一扬。

     小唯……

     “好想你。”

     ******

     ******

     客厅里,王若尘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想起以前事情的事情,他显得有些凝重。

     “林优的事情,其实我知道的也并不多。他的性格你们都是知道的,跟个没嘴的葫芦似的。只要他不说,没有人会知道。”王若尘回忆说,“我捡到他的时候是两年前,我只知道他是云市绵城人,据说那是一个的山清水秀的地方,他是一个人从绵城跑出来,火车就坐了两天一夜。到了宁市的时候,身上已经没有多少钱了。我也是仅仅知道,他可能在找什么人。”

     在王若尘的叙述里,绵城是一方没被旅游业污染的偏远小城,要通过一条长长的索道桥才能出城,走到对岸。索道桥下是湍急的河流,身后是群山峻岭。也只有那样钟林毓秀的山水,才会养育出林优这样秀美的人。

     林优的家,在当地是富足之家,林优的祖父是小城里的书记,在当地是很受人尊敬的领导人物,所以林优的父亲一直自视甚高,骨子里有些文人的清高,绵城里的姑娘他都瞧不上。直到遇到从外市来的林优的母亲,质朴的小镇青年义无反顾爱上了这个漂亮得几乎不祥的女人。

     林优很爱他的母亲。

     “林优其实对他爸很好,每个月都汇钱回去。他爸迷上了赌博,又酗酒,身体垮了,欠了一屁|股债。很奇怪的父子,就通过汇钱维系着父子关系。没有通话、没有书信。这两年,林优一次也没有回去过。”

     绵城,也似乎成为了林优记忆中逝去的地方。

     “继续往下说。”顾灵均的神色柔和起来,从偏远的小城孤身一人来到宁市的冷漠少年,从长长的索桥上通过,从那个时候起,他就离开了家。十五岁、哪里来的孤勇。心中最柔软的地方被触碰着,心疼他。

     “也没听说他在宁市还有别的什么亲人,至于宋家的事,我知道的就更少。那时候的林优,性格缺陷比现在还严重……”王若尘有点不愿意回忆起当时的情况,“他拒绝说话,眼睛里的黑暗都能把人吞了。”

     柯楠打了一个寒战,无法想象比现在还冷漠的林优。

     “这几年下来,我大概也知道他在找什么人,会跟我一起来星辉也是这个原因。宋——”王若尘忽然住口,看上楼梯上慢慢走下来的林优。

     “你们在说我吗。”林优眼睛一抬,眼风说不出的凌冽和冷漠。

     谈话到这里就散了。

     之后,是新专辑的拍摄,T团暂时离开了娱乐圈的是是非非,安心的拍摄新专辑MV。临行,在机场又发生新的变故。

     作者有话要说:第一更!

     越来越觉得小优攻起来了怎么破,已经懂得保护顾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