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1章
    061

     林优瞳孔骤然一缩,身体不由往后逃了一步,挣脱顾慎廷的触碰。然后强制停了下来。

     这个时候已经是晚上了,深冬又开始下雨,雨夹雪的天气,而林优身上的衣服还是不合时宜的单薄,深绿色的针织衫,半旧不新,里面是一件白色的衬衫,有点学生气。衣服上的水珠透湿,仿佛可以看到衣服下嶙峋的瘦骨。腿型极好,穿着一条窄细的牛仔裤。雨天穿来的帆布鞋,全是雨污,鞋带散了,脱在玄关。脚上换着的是居室的拖鞋,裤子上的雨迹不断地滴下来,扩大着。

     林优低着头,即使一身的雨水,他身上也看不出任何尴尬狼狈的样子。他的脸上很干净,有种剔透的清爽,过长的刘海遮住了眼睛。

     他没有再往后退一步,考虑着顾慎廷话里的可靠性。他的眼中有短暂的茫然,一瞬间他想到很多画面:顾灵均最后厌恶的眼神,宜州姐枯瘦手背上的针管,柯楠在机场用力的拥抱……

     林优很快摆脱了那份茫然,视线对上好整以暇、抱着手臂的顾慎廷,很轻地说:“可以的。”

     轻但却有力的话语,没有迟疑,也没有畏惧。这反倒让顾慎廷怔了怔,出乎意料的事情,总会比较有趣。

     顾慎廷往前走了一步,重新抬起林优的脸,目光在他脸上逡巡着:“在打什么主意,你可不是那么好说话的人。”

     “还有柯楠,你不要再为难他了。”林优低下眼睛,没有再抗拒,也没有回答顾慎廷的问题。

     身后就是大厅里的巨大装饰壁画,林优摸到玻璃冰冷的质感,他被困在这个男人的双臂之间,困在这副画作之前,不得动弹,异常温顺。

     要求有点多,贪婪凶狠的小东西。顾慎廷揽上林优的腰,手从衣服里探了进去。才知道他穿的到底有多少,织衫的衬衫下,就是光|裸的肌肤,手感很好。明显得感受到对方的身体一哆嗦,顾慎廷满意地笑了笑:“你做这些,以为别人会感激你?还是你觉得自己很高尚……”

     “不是。”林优小声地反驳,眼神又有些茫然“我没有。”他从来不是这样的人,也没有人用“高尚”形容过他。

     “那你做这些就没有任何意义,林宜州,柯楠,这些人说到底跟你又有什么关系呢?”捕捉到林优瞬间的动摇和软弱,顾慎廷低低地引诱着,低头在林优颈间啃了一口,解开他衬衣的扣子。

     意义?

     因为想要守护宜州姐的笑颜,因为母亲出事的时候自己无能为力,所以自责得希望能为宜州姐做点什么,因为不想在看到柯楠强颜欢笑的样子,自己还要配合地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只是这样的理由,似乎说不过去,到底哪里不对?

     林优真的是会为了这些事情,做出出卖自己的行为?顾慎廷心里一万个不相信,他可不是他那个单纯好骗的弟弟,这个孩子一脸天真的神色背后,真是让人捉摸不透。

     “我没有地方去,然后,我想到你说过,可以来找你。”林优眨了眨眼睛,显得无辜又可爱,眼神清亮,“除了你,我想不到别人了。”

     顾慎廷畅快地大笑起来,在林优的鼻梁刮了一下:“小东西,挺会哄人开心的啊。”

     “你不信我的话?”林优着急起来,紧张地皱起眉。

     “没有的事。我很喜欢你,你说什么我都可以相信你,答应你。”顾慎廷满意地在林优肩颈留下了一片肆虐的吻痕,暂时收了口,味道真好。他耐心地哄骗着,知道今天一定可以把这个孩子骗上床,他有点心满意足起来。

     单手压过林优的手,举过头顶,控制着他的手腕。

     “冷……”林优攀附着顾慎廷的肩膀,身体努力远离身后的墙面。

     顾慎廷直接把林优抱到了一边的沙发,林优脚上的拖鞋顺势掉下来,光裸纤细的脚踝,惹人怜爱的。

     身上的水迹很快落在沙发松软的座位上,一片水污。林优往后缩了缩,有些羞涩地收回脚:“那个……裤子都淋湿了,对不起。”

     “没关系。”顾慎廷咬了咬林优的耳朵,用气声不怀好意地说,“乖,会感冒的,把裤子脱下来。”

     林优脸上一红,他还是太容易害羞了,顾慎廷开始脱他裤子的时候,他紧张地往后躲了好几步,努力把想要抬腿踢人的冲动压下来。

     “我……”林优咬了咬嘴唇。

     顾慎廷对他的抗拒却不怎么在意,直接翻起他的衣服往胸上一推,肌肤暴露在空气中的一瞬间,冷得不住打颤。

     “怎么了?”顾慎廷从林优胸前抬头,暂时放过那颗被蹂躏得发红的小蕾。

     “身上全是冷雨,我想先去洗澡。”林优闷闷地说,“不舒服……”

     “啊,花样真多啊。”顾慎廷坐了起来,扶着额头,“真会让人扫兴的,那要不要一起去洗澡?”说到最后,挑眉看了林优一眼,慵懒而邪气的。

     他会在浴室,把他做到走不出来。

     “不用了。”林优飞快地摇了摇头,赤着脚跳下沙发,拉下衣服。拖鞋已经不知道掉在哪里了,他光着脚在周围找了一圈,未果。然后换上顾慎廷的鞋子,有点孩子气,眼睛很大,“在哪里……浴室?”

     “我带你过去。”顾慎廷站了起来,开了壁灯,阴测测回头地说了一句,“想耍什么花招都可以,你拖延多久的时间,在床上,全部都会要回来。别怪我事先没提醒你。”脸上还是那种慵懒的笑意。

     林优脚步一停,有点委屈地看着顾慎廷,壁灯光下发色都变浅了,柔和的。

     他最近演技越来越好了,什么角色都可以信手拈来,入木三分,看起来在陆导那边学到了不少。顾慎廷失笑,摸摸他的头发:“去吧,我帮你找一套睡衣。”

     林优腼腆地低了低头,很快跑进了浴室,把花洒的水开到了最大。

     关上门之后,他没有任何表情。

     他站在镜子前,拍了拍自己的脸,计算着时间。顾慎廷并不好对付,从走近这套复式住房到现在,不过过去了二十多分钟,远远还不够。他掬了一捧温水泼在自己脸上,快速地思考着。

     织衫和衬衫都脱了下来,身上已经有好多处“亲密”的痕迹了,脖子、锁骨、胸口,用力擦洗之下,痕迹越来越明显。

     “怎么也洗不掉了。”林优面无表情地皱了皱眉,“林优,你真的明白自己在做什么吗?”

     谈不上厌恶,也没有特别的情绪,如果那个人不出现的话,就这样自暴自弃下去吗?这样的孤注一掷,没有严密的计算,没有详尽的计划,做出这样的事情,一点都不符合自己的性格啊……

     温热的水淋下来,林优考虑着不依靠顾慎廷,自己独立完成所有事情的可能性,然后苦笑了下。又从头把一整天的时间表回忆了一遍,仔细想着还有没有纰漏的地方。

     不是为了其他什么人……林优想到之前顾慎廷所说的意义,说到底哪里这么多的意义,他只不过想争取一下,也许这么做是错的?他不知道。

     林优心里有点乱,从前做任何决定都征伐果决,自从遇到那个人之后,顾虑就变得多了起来。他了解顾灵均,一路顺风顺水,从来没有受过挫折。之前顾夫人就告诉过他,“阿原是一个习惯优秀的人,他的身份他的经历,让他习惯了这种优渥。老大接替我执掌公司,奕纯又在军区,老爷子对她很是满意。所以啊,家里人从来没有要求阿原做些什么,对这个最小的儿子,我们都是宠着的。脱离顾家公子的身份,其实他比同龄人其实要单纯得多。”

     哪怕儿子的性取向不同,这个专|制又开明的家庭,还是默许了下来,和气地和林优一起共进晚餐。那时候美丽的顾夫人慈眉善目地对着林优说起这些,林优心中是动容的,低下眼睛,点了点头:“我知道的,夫人。”只有这样的家庭,这样的出身,这样的父母才会培养出这样的顾灵均,干净而美好,没有一丝杂志,纯粹而温暖,不食人间烟火的小王子,天真无邪。

     这就是他喜欢的顾灵均。

     然后,顾夫人拍了拍林优的手背:“所以,你千万不要欺负他,阿原他是个很心软的人。”美丽高贵的妇人有着一双看得通透的眼睛,她很清楚,在这两人的关系中,处于主导地位一方的恰恰是这个看上去很软弱的孩子。

     林优意外于顾夫人的话语,想到之前公司里有人说过,顾慎廷只是执行官,这位顾老夫人才是真正的公司掌权人,直到年前,她才真正把权力全部下放。对上那双洞察一切的眼睛,林优不想对这样睿智的老人扯谎:“我一定不会的,我会对他很好很好的。”

     “顾夫人,我是真的很喜欢你的熙原。所以,事情只能按照我预计的发展,不能偏差。”浴室里,林优很淡地笑起来,眉眼如画。他关上了水。外间放在顾慎廷准备的睡袍,他穿在身上有点大,下摆快拖到地上了,他绑了绑衣带。

     打开门走出来的时候,顾慎廷靠在床边看书,随手把书一合,放在柜子上。看了着表,朝他一笑:“16分钟超过一点,我该怎么算利息?”

     林优看着他不说话。

     床头书边,搁着一杯红酒,色泽迷人。顾慎廷半坐起来,朝着林优招招手,在自己腿上拍了拍:“坐上来。”

     林优微不可见地皱眉,提着睡袍的下摆,顺从地走过去,分开腿坐在顾慎廷的腿上。

     “嗯……还挺沉的。”顾慎廷满意地拍了拍林优的臀部,然后举起床边的红酒,酒杯抵到林优嘴唇边,“我知道你不能喝酒,所以更加想看到你酒后的模样,会不会更加诱人?”

     “也许我酒后是一个穷凶极恶的罪犯。”林优一仰头,一口气喝下了一杯酒,喝得有些急,嘴角有酒汁涎下来,配着那张漂亮的脸,居然生出一些奢靡淫|乱的意味。

     顾慎廷觉得自己有些耐不住了,抬着他的下巴,舔掉残余的酒汁。一抽手拉开了林优睡袍的腰带。

     睡袍之下,没有其他多余的衣物,少年人的身体,白瓷般让女人都为之羡慕的肌肤,窄瘦的腰,两腿修长笔直,就像玉石雕刻成的。比顾慎廷见过的任何人都要好,他抚摸着林优的后腰,由衷赞叹:“好漂亮的身体……”

     林优转开脸,神色还是冷冷的。

     顾慎廷喜欢他这样,高高在上的,冷眼睥睨的,然后,他会把他压在身下,看他冰冷表情破碎的样子,看他因为情|事而潮红的样子,一定更加有趣。

     “害怕吗?我亲爱的小孩。”顾慎廷含笑着问,手指沿着尾椎往下,“如果害怕,我会温柔一点。”

     “……”林优咬了咬嘴唇,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顾慎廷爱惨了他这幅模样,明明满心抗拒,最后只能任人宰割,他突然不想做什么前戏,只想进入他。直接取了一直润滑液,在指尖一涂抹。

     “我想射在里面。”顾慎廷眯着眼睛笑,第一根手指已经放进了林优的身体,绅士地、彬彬有礼地征询着意见,“可以吗?”

     作者有话要说:吃和不吃之间,谋求一个最好的位置。

     宽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