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8章
    038

     正巧经纪人带着王若尘敲门过来,就听到这么一句。

     王若尘直接笑趴下了,熊拍着林优的后背:“面瘫!哈哈哈哈哈!小林优居然这么说自己,笑死我了。”

     “我的面部神经很正常。”林优在用眼神杀人,可惜王若尘笑得直不起腰,根本看不到。

     “我发现你还挺适合讲冷笑话的。”王若尘继续熊拍他,他那一掌下去,那力道激得林优一阵咳嗽。

     顾慎廷心情很好地旁观着,嘴角噙着笑。

     Ron拖起王若尘,嗔怪地说:“笑够了就停。在总监面前像什么样子……”

     王若尘这才规规矩矩地问了好,然后又安安分分地坐在一边的座位上,就差冲经纪人摇摇尾巴:看呐,胖爷我很听话吧。

     Ron无奈地摇了摇头。

     这时,敲门声又响起。

     柯楠笑吟吟地推门走进:“老板你找我?”

     林优前几天看到他的时候,他还是一头粉蓝的头发,现在又染成了草绿色,在外国长大的柯楠并不知道“绿帽子”这个说法,顶着一头海藻绿的头发看上去很高兴。朋克风的打扮,破裤子,金属的饰品,衣服也单薄。

     林优觉得有点冷,抱了抱手臂。怕冷的林优永远不理解柯楠的穿着理念,要不是被服装师和经纪人特意叮嘱过,林优说不定整个冬季都会穿上厚棉衣,或者直接裹着被子不出门。所以林优从来不呵责服装师,他对服装的要求很低,只要温暖就可以,弄得每次服装师都可怜地看着他。

     紧接着潘东隅和顾灵均也到了。

     林优这才意识到,顾慎廷这次把他们组合全找来了,而他只是来早了。思绪这样一转,心中的惊疑不定也就压下去了。

     “都坐吧。”顾慎廷扬了扬手,勾着嘴角一笑。

     说起公事的时候,顾慎廷显得认真起来,把公司近期对TREAS的安排交代清楚,然后看着他们的经纪人,又说:“Ron是我的前辈,我进公司的时候,他就带过我。谢梓辰的前经纪人,他做事我很放心。”

     Ron朝他罢罢手,东家肯定又在谋划些什么了。

     顾慎廷一笑,继续说:“Ron是一个很护短的人,做事力求公平。组合里的每一个人都是手心手背,尤其是刚刚起步的时候,他要给每个人都公平的机会,一碗水端平。”

     他说到了重点的地方:“你们几个人本来就各有擅长的地方,我希望这段时候你们可以用个人的力量推动团体的发展。”

     Ron皱眉:“总监,会不会太早了……?”

     顾慎廷闭了一下眼睛,摇头:“时间已经到了,绑定销售会让观众审美疲劳。”

     经纪人没能反驳。

     柯楠睁大了眼睛:“老板,我不是很懂你的意思。”

     顾慎廷朝着他一笑,解释说:“比如你,最近爱玩设计,跟一帮新秀鬼佬玩在一起。我打算让你接几个牌子的代言。你一向推崇Raffaello的设计理念,这次有跟他的一个合作,我想你是最适合这个工作。”

     柯楠直接跳起来了:“真的?Raffaello?”

     顾慎廷点了点头:“我的目的,就是通过这样的手段,在别的领域也能看到TREAS的成员,达到最大利益。”

     “老板最棒了!”瞧这架势,柯楠就差抱着顾慎廷啃上几口。

     Raffaello是世界设计大师,殿堂级的人物,在亚洲最喜欢的女星就是林宜州,是他在亚洲的御用模特,并且称赞其为最东方的精灵。Raffaello的设计享誉世界,他的高级定制千金难求。跟他的接触总会让人终生受益。

     “谢谢老板!”柯楠笑得眯起眼睛,一口好牙都可以去拍牙膏广告了。

     “谢Ron吧,他不提我也留心不到。”顾慎廷笑了笑,继续说着计划,“东子该准备钢琴演奏会的事情了,这是我们之前就谈好的,我也算对潘老有所交代。”

     潘东隅点了点头,答应下来。年少的时候因为意见不同和父亲闹翻,赌气说不会再碰钢琴。可是钢琴是他的生命,没有钢琴就不能活。就像一个场,吸引着他,没有办法脱离。加上林优都跟他说过,既然是赌气说的话,就没有必要当真。

     “至于王若尘,接下来有几部电视剧很适合你。夏阳的档期也空出来了,她一直很欣赏你,你又是她一手举荐的,你们在《旋爱》里就合作过,这次更要好好合作。”

     王若尘热泪盈眶,就差抱顾慎廷大腿。总监怎么能这么贴心呢……

     最后,顾慎廷把视线落在林优和顾灵均身上:“你们两个呢,自己有打算吗?”

     林优还是那句话,只想唱歌。

     顾灵均顿了顿,直视顾慎廷,说:“拍电影。”

     顾慎廷就等他这句话:“好!你和林亚优,都去拍电影,没有比这样的造势更好的了,你们现在绯闻传得最热,确实该拿出作品来了。”

     林优错愕地看着他,辩驳着:“可是,你刚还说不会给我压力。”这样淡漠的一个人,也会着急起来辩解的时候,真是罕见。

     顾灵均握着林优的手,舒缓着他的情绪,看着林优的眼睛:“这是最好的机会,错过我都会为你可惜。听话……”

     林优费解地看着他,然后低下头不说话,沉默于他而言就是无言的认同。

     顾慎廷完成了所有布置,轻松地伸着懒腰,长腿架在茶几上:“你也看到了,压力不是我给你的,也不是公司,是阿原。他对你寄予很大的希望。”

     林优咬着嘴唇,低下眼睑。他不会做让顾灵均不高兴的事情,虽然拍电影很难,但也不是不可以忍受。

     ——陆大导演要是知道林优接下这片子的真实理由,大概会气昏过去。

     经纪人也松了一口气,他原先没有把握说服林优,这孩子看上去什么都不在乎,但是他有自己的想法,根本不会好好听别人说话。另外一方面,经纪人也觉得现在就让林优去拍电影风险太大,一步不走稳,就是悬崖峭壁。所有,他当时没有应下陆导的要求,而陆导会直接向顾慎廷要人,也出乎他的意料。

     对林优,看起来陆导志在必得,可是林优这孩子的心思全不在电影上,拍电视剧的时候就差强人意。经纪人感到一阵忧伤,希望陆导这次不是自讨苦吃。

     出了执务厅,王若尘勾着林优的肩膀,一直傻笑。

     “你很开心。”林优淡淡地瞥了他一眼。

     王若尘重重地点头:“开心,一整天都开心,听了总监的安排更加开心。我的女神夏阳啊,我的、我的……”

     “你们在一起了?”林优一下子让王若尘歇了菜。

     “没有。”王若尘耷拉着脑袋,打起精神,“今天早上娱乐新闻里,夏阳第一次正面回应和俞修远的绯闻,澄清说两人只是普通朋友,希望谣言止于智者。”

     林优想起三亚海滩边,仰着头看着天空、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不哭出来的夏阳,骄傲的夏阳,她那时候说,在我是一个默默无言的小演员的时候,修远对我很好,那种好才是真的……

     那时候的夏阳那样难过,都没有否认过对师兄的感情,怎么会在现在站出来澄清。

     “你别看只是一个澄清,有着欲语还休的感觉。但这对夏阳来说不容易。”王若尘叹了一口气,“不是所有人都像顾少这样无所顾忌,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要是人人都那样,这是世界就充满了love and peace。”

     “没事编排我干嘛?”顾灵均一直都没有说话,直觉告诉他林优现在有点上火,他不敢招惹,一路装哑巴,把自己当空气。

     果然,林优冷冷地扫了他一眼,愤愤地甩手走人了。那气势,俨然还是初见时候凌冽的冰山美人。

     王若尘摊手:“这不怨我,小林优本来就一肚子火气。”

     “他气什么?”

     “还能气什么,你们让他做不喜欢的事情。”

     顾灵均扶额:“祖宗,败给他了。多少人削尖了脑袋想挤进陆导的电影,他倒好。”

     王若尘特哲人地说了一句:“没用,搁林优这里道理讲不通。他不喜欢的,再好他都不稀罕。”

     “是这个道理。”顾灵均拍了拍王若尘的肩膀表示感谢,追着林优的背影,赶了上去。

     “别生气了,我是该先问你的意见,不该替你拿主意。”顾灵均一路陪不是,对林优,他真是一点原则都没有了,该服软服软,该哄就哄,从来不犹豫。

     林优脚步飞快,忽然停了下来。

     顾灵均差点撞到他,低头看到林优深深地看着他:“你以为我气这个?”

     顾灵均挑眉:“不然呢?”

     “他要挟我。”林优脸上的表情可以称之为气愤。

     “谁?”

     “顾慎廷。”

     “怎么要挟你了?”顾灵均心里一搐,紧张坏了,就怕自家哥哥还不死心。摇着林优的肩膀,着急地又问了一遍,“他怎么要挟你了?”

     “用你。”他发现我没有办法拒绝你的希望,没有办法做出让你不高兴的事情,所以最后他才会说出那一番话。林优气愤极了,“卑鄙,从来没有人能要挟我。”

     顾灵均愣了愣,忽然傻笑起来。

     林优不满地看着他:“你笑什么。你这副样子好像胖子……”林优嫌恶地甩手,继续往前走,心里的火气烧得厉害。

     顾灵均追上去,直接把人拖进走廊边的会议室。

     门一关,把人推在会议桌上,扯下领带。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温暖系橙子 妹纸的投雷和长评。么么哒!

     这一更是补上昨天的。

     电影《雏》是故事的高|潮部分,很多对立、冲突、矛盾、扭曲都会在这部电影的拍摄、上映等过程中展开,顾林的真·船戏也就在这几章啦,终于要吃肉了。另外,我们的另外一位小攻宋成睿同学也终于要出场啦。(不是攻2的说,大款子还是喜欢1V1,噗噗噗)

     -------大款子旧文完结中,双十之后这边恢复更新速度。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