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0章
    040

     林优生在元旦,这是他的小名,初到宁市的时候,遇到各色不等的人,他很聪明,十句话里面九句是假的,随口胡诌的名字倒是真的小名。

     元元。

     很久没有人这样叫他了。

     林优的眼底是无措的迷茫、小小的动摇和滋生的恐惧,然后是骤然凝结和爆发的冷意,他扶着躺椅的把手,坐了起来,盖在身上的毯子从肩膀滑下来。。

     宋成睿心里一惊,知道要遭,他身手极好,反应又快,强压着身形没躲。心甘情愿地被林优直接从躺椅一脚踹下地。

     宋成睿诚心示弱,坐在地上没起来,呲着牙,那捧蓝玫瑰也掉在一边,怪狼狈的。宋成睿没有半分觉悟,依旧笑吟吟的:“元元,你悠着点踹。”

     抬起头的时候,看到林优跟暴君似的走近,拉起宋成睿的头发,让他被迫地抬起下巴,俯□压低了声音:“别再用那个名字叫我。”

     果然还是很在意。宋成睿了然地一笑,看着林优苍白的脸色,发抖的嘴唇,强自镇定着维系着脸部漠然的表情,眉间压抑的暴戾越来越明显,像有什么狰狞的兽正要呼啸而出。

     宋成睿扬着下巴在林优手指上蹭了蹭,微眯起眼睛,神情享受得像一只优雅的大猫:“我就知道你会这样,你这副暴戾的样子,我喜欢的不得了,小清新、呆萌什么的,可不适合你。”

     林优指节泛白。

     “那位太子爷见过你这真面目吗,有没有吓到?”宋成睿拍拍林优还插|在他头间的手,“松手啊,发型被你弄乱了。”

     林优失神地想着什么,没有松手,反而往后退了一步。

     宋成睿的头发被他拽得生疼,哀怨地叹了一口气,夸张地说:“不是吧,难道要抡着我的头,砸到墙上才解气?我可没有受|虐的癖好……”

     他话还没说完,林优已经松手走人了。

     “不想看看我为你准备的生日礼物吗?”宋成睿站起来,拍拍裤子上的灰。

     惜字如金的某人重新躺回睡椅,一字没说。

     “关于你母亲的,也不想听?”宋成睿凑近了问,顺手帮林优盖好毯子。

     闻言的林优眉毛一抬,最终他只是闭起眼睛缩在毯子里。

     “我不相信你了。”隔着毯子的声音闷闷的,“只一次就够了,你不再可信,我会用自己的方式去找。”

     至此,宋成睿脸色的笑容才彻底消失,眼底一片冰冷:“你的方式?指的是什么,顾家那位太子爷吗?忘了告诉你,他确实在查一些东西,关于你的。你说,我要不要给他一些提示。”

     “你不要动他,我记得我说过了的。”林优显得很不开心,说话的时候带着稚气的残忍。他不喜欢别人动顾灵均,上次曝光的事情,已经让林优非常恼火。

     显然宋成睿也想到了一起,冷笑了声:“我要真想整他,这件事可没这么容易结束。”

     上次的身份曝光后,让粉丝们知道顾灵均是个二代,家里就是开娱乐公司的,粉丝们非但不反感,而是一致拥护,还让顾灵均涨了人气。“我们家队长就是二代怎么了,有权有势也是错了么?”粉丝们的论调就是这样。之后和林优的绯闻不断,虚虚实实,林优又和影后暧昧不断,很多天团的粉丝表示不相信爱情了。但是不管怎么说,顾灵均的人气倒是一直在上涨。

     林优一向没有表情的脸,居然温柔了不少。

     宋成睿看得心酸,默默背过脸不看他:“一提他你就炸毛。你那么护着他,我真怕他哪一天会伤到你。”

     “不会的。”林优抿了抿嘴唇,笃定地摇了摇头,他是他驯养的狐狸,他一个人的,他说过的。

     宋成睿觉得心里有点堵,说话也刻薄起来:“怎么不会?忘了告诉你,这位太子爷最缺的就是耐心,不管什么,得到之后就厌弃。”

     宋成睿挑了挑眉:“你跟他熟,知道我这话没有说错吧。这样想想,是不是我比他好很多呢?”

     林优的眼睛里一派天真,认真地看着他,平静地评价说:“你不如他,他从来不会在我面前说你坏话。就这一点,宋成睿你就远远不如他。”

     宋成睿张张嘴巴说不出话来,喘着气转开脸,半天才憋出一句:“那是因为公子爷我十全十美,他压根挑不出缺点!”

     林优看着他没说话,脸上明明白白地写着“你好自恋”四个字。

     宋成睿被他看得都快无地自容,这时候休息室门开了,顾灵均拎了一份粥进来:“煲了一份粥过来,你早上没吃多少,一会儿还有的忙……”

     这才留意到站在一边的宋成睿,顾灵均的话一停,眼神有点危险,不过片刻,又恢复到温和清明的模样:“宋总,外面仪式忙成一团,缺不了你,你倒是忙里偷闲。”

     宋成睿跟着一笑,俨然又是语笑嫣然的贵公子:“那是,当然是怎么舒服怎么来。”

     顾灵均笑笑不说话,把某人从躺椅里挖出来:“起来吃东西了。”

     林优温顺又听话,乖乖地坐起来。

     顾灵均半抱着他往外走:“不打扰宋总休闲了,我们先走了,回见。”

     “回见。”宋成睿笑得动人。

     门一关,休息室里只剩宋成睿,笑容全隐去了。

     换了一间休息室,林优一勺一勺地喝着粥,像小动物,驯良极了。

     顾灵均坐在出神,手臂枕在脑后。

     “在想什么?”林优歪着脑袋看他。

     顾灵均没设防,直接脱口而出:“总觉得宋成睿笑起来的样子好像你,以前也不觉得。”

     对上林优费解的眼神之后,顾灵均自觉有点懊恼,扶着额头:“我就胡乱说的,你别往心里去。”

     “以前就知道他挺漂亮的,有两年没见了,有点意外。我想大概人长得漂亮到一定程度,到最后都会几分像你。”顾灵均说得怪傻气的,憨憨地笑了笑,眼睛里的光透着真挚,对自己媳妇儿满意到爆。

     林优本来还为昨天晚上的事情,一整天都没给人好脸色。现在喝着热粥,一下子鼻子都酸了。默默地低头,吸了吸鼻子,抽了一张纸巾擦鼻子。

     然后抬头朝着顾灵均一笑,眼圈有点泛红:“觉得我好看?”

     顾灵均特别诚实地点了点头。用力之大,像回答老师问题的小学生。

     那模样看得林优又是一笑,直接把勺子一搁,把顾灵均按在椅子上一阵强吻,最后还不放心地检查了一遍,一副无害地样子:“这次没咬破,真好。”

     顾灵均被他亲得半天没回过神来,大口地喘着气。顾小灵均已经昂起来脑袋,叫嚣着壮大,可是林优脸上带着淡淡的笑,稚气又天真,顾灵均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这样下去不行啊……顾太子心中警铃大作,越来越强势的某人,不分时间场合地攻略他,侵占土地,再这样发展下去,被吃的骨头都不剩的,绝对是太子自己吧。

     这时候顾灵均要感谢一个人了。电影《雏》的导演陆南平,开机仪式完成之后,整个剧组就投入到拍摄之中,陆导的严苛果然名不虚传,林优被折腾得最狠,除了剧本脑袋里已经装不下其他。才让顾灵均逃过一劫。

     反观顾灵均,一开始陆导对他还有点小情绪,少东家要来演他的电影,虽然也不是最主要的角色,自己没有办法拒绝,想想挺孬。哪怕现在是大导演了,东家还是不能得罪。没想到顾灵均这气质长相不提,演技也没话说,把一个*军官的角色演得入木三分。

     陆南平就想了,少东家这背景搁在那里,想在影坛走红真是分分钟的事情。

     相比之下,同样是TREAS成员出身的林优,每次感觉都不对,明明拍电视的时候这小子还算是勉勉强强,怎么拍起电影来,就不是那么一回事呢。陆南平想起Ron那句“你不要自讨苦吃”现在他有点明白了,没有后悔药可以买。

     几场戏艰难地拍了下来,林优入戏慢,好在他比较刻苦,基本上能到达陆导的要求。

     这一天,林优有一场自|渎的戏,顾灵均饰演的军官看到了这一幕,无法抑制地产生了*。

     对林优而言,这是难度很大的一场戏,果然,他也不负众望NG了。陆导骂人是出了名的狠,劈头盖脸地一顿痛骂:“眼神应该是堕落的!诱惑的,苏紫是在勾引军官知道吗?勾引!林亚优,我选你出演这个角色,不是因为你漂亮,而是你眼睛里有我想要的东西!纯洁的,引人堕落的,驯良的,又不失残暴的,那种狠劲。为什么演不出来?连拍个自|慰都这么麻烦,你要不要回家先试几次再来!”

     林优低着头不说话,拍电影……太难了。

     顾灵均在一边说着好话,陆导表示很上火,先拍其他人的了,暂时不想见到林优。

     林优看着帮他周旋的顾灵均,恍惚回到初见的片场,他还是那么照顾他。

     顾灵均还有戏要拍,让林优先回酒店休息。

     等他结束今天的几场戏的时候,都大晚上了。他回酒店洗了澡就睡,太晚了,他猜林优肯定是睡了,也就没去打扰了。

     半梦半醒间,听到浴室里断断续续的呻|吟,像抽泣声。顾灵均脑子里一炸,清醒了过来,林优的声音他太熟悉不过了,直接从床上跳起来,拖鞋也没穿,往浴室里冲过去。

     作者有话要说:你们嗅到什么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