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8章
    048

     梦想?

     林优想了想,说:“想回日本出道,为动漫热番唱OP或者ED。”他记得柯楠以前这么说过,那时候他们正一起看一个新番,那时候其实他们也刚认识,柯楠成天缠着他。

     “对。这个想法从来没有改变过,至于其他的,都是玩的。我始终是一个做音乐的。我喜欢音乐,我喜欢吉他。我希望T团能在日本出道,希望我们能成为亚洲最棒的组合。”柯楠的眼睛里浮起光影,站了起来,从橱子里拿出一把木吉他。

     指弹着一首《romance》,古典的曲目,是每一个吉他手的必修,柯楠却弹出了丰富的意境,哀而不伤的。

     林优皱眉看着他,他没有这样专注的看过柯楠,以前觉得他就是一块牛皮糖,甩也甩不掉,又嬉皮笑脸的,好像没心没肺一样。穿衣服永远都是最潮的,头发的颜色也变不停。可是他现在头发染回了黑色,安安静静地弹琴,微微低着头。林优这才恍然,其实柯楠长得很耐看,认真的样子很迷人,除去那些浮华的外在,他是用全部的爱做音乐的人。

     林优有点走神。

     “怎么样?”柯楠一首曲子弹完,压住琴弦,问,“还在学这首曲子的时候,那时候的优酱最希望做的是什么?”

     那时候?应该是两年前吧……林优想。两年前,他刚刚签约星辉娱乐公司,能让他喜欢的东西实在不多,但是吉他确实是他一生所爱,一接触之后就难以自拔地迷恋上,也是同一期学员中学得最好的。老师说他天赋好,这双手天生就该是弹吉他的。

     “最希望的。”林优费解地重复了一遍,他很少去希望什么,那太过奢侈。如果可以,他只希望找到母亲,他要站到最高的地方,他要在那里唱着母亲教他的歌,他只是希望她能看到他。所以林优才会一直坚持在这个圈子里,他只是希望这样而已。

     柯楠没有再追问下去,收起了吉他:“今天在我这里吃饭吧,我记得上次做的鳗鱼饭你喜欢吃。”

     “嗯,很喜欢。”林优点了点头。

     顾灵均的电话就到了。

     “太子爷真是,片刻的分离都忍受不了。”柯楠酸溜溜地说着,站起身来去厨房准备食材。

     林优接了电话,告诉顾灵均晚上要在柯楠这里吃饭。

     “那我晚上来接你。”电话另一端的顾灵均低低地笑了笑。

     林优“嗯”了一声,挂断了电话,听到开门的声音。

     “小楠,你在做什么好吃的?”来人有点疲惫,在玄关换了鞋子,然后解着领带。

     柯楠从厨房间里探出半个身子:“呀!你要过来怎么不事先跟我说一下。”

     他抬起柯楠的脸亲了亲:“正好有事,顺路过来看看你。”

     “原来我只是顺路啊,老板好过分。”柯楠似笑非笑。

     “得了便宜还卖乖。”来人转开脸,无奈地笑了笑,视线就落在窗边的林优身上,笑容也有一瞬间的僵硬。

     这个人,柯楠口中的“老板”,当然就是星辉的总监顾慎廷。

     他们熟稔地拥抱、亲吻,亲密得就像恋人,看上去没有任何问题。明明是顾慎廷强迫了柯楠,可是他们现在又这样……恩爱。

     是的,恩爱。林优想不到其他的词语,甚至在开门后他们相处的模式,就像是老夫老妻一样。林优不知道柯楠是不是真的快乐,是不是真的喜欢顾慎廷。他总是很难明白别人的思维,所以觉得费解和错愕。

     顾慎廷已经走到了林优的面前,柯楠回了厨房继续做饭。

     “好久不见,林优。”顾慎廷朝林优笑了笑,顾家兄弟两人其实是很相像的,英俊又迷人,尤其是微笑起来的时候。顾灵均笑起来,林优会觉得他像阳光一样干净温暖,就算像顾慎廷这样的人,笑起来甚至都会有一种人畜无害的感觉。但是眯起的眼睛出卖了他,让他看上去像是在谋划着什么的狐狸,慵懒而危险。

     “电影的进展还顺利吗?”顾慎廷又问。

     林优皱着眉,点了点头,思绪很乱。

     那一个晚上都非常平静,顾慎廷甚至没有再骚扰林优,规规矩矩的。饭后顾灵均就来接林优了,看到自家哥哥的时候,太子爷有明显的敌意。

     顾慎廷靠在沙发里看新闻,柯楠围着围裙在收拾饭桌。

     宁静的一次晚餐,没有任何异常。却成为林优一整个晚上噩梦的开始,他又开始做噩梦了,比之前几次都严重。

     冰冷的湖水,岸上母亲的冷笑……死去的少年,凌|辱者们的鲜血,……缺氧的柜子,房间里打不开的门锁……柯楠身上欢爱的痕迹,他微笑着弹琴的样子,眼睛里还有光……分不清是谁的那句“你答应我!”不停地在耳边回响……

     太难受了……

     湖水那么冰,他已经冷得僵硬了,可是鲜血溅在脸上的热度那么明显,被缩在房间里打不开的门……凄厉的哭声一声接着一声,柜子的空气越来越少了,躲在里面快要睡过去了,他知道睡过去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可是太难受了……他又看到亲手把他推下河的母亲的笑,带着深深的恶意。如果连自己母亲都想抹杀他的存在,他到底还有什么意义?死亡之湖上,那他美丽到不祥的母亲张开了手臂,用死亡欢迎他。

     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就这样沉入湖底死去吧,没有痛苦,冰冷的湖水淹没过头顶,零星的光停留在水面。呼吸变得困难,这一次是真的要死去了……

     “如果做噩梦的话,想一想自己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如果想不起自己是怎么来的,就一定是在梦中。”男子的声音从记忆中飘出来,最难最难的那段时间里,他就是这样安慰他的,抱着他,很轻地拍着他的后背,“所以,元元。一定要想起自己是怎么来到这里的,然后用自己的力量从梦境里挣脱。”

     “成……”林优张了张嘴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用意志击溃梦境的过程很痛苦,但是他做的了。

     身边的顾灵均焦略地看着他,重重地把他抱入怀里:“林优,你真的吓到我了,还有哪里不舒服,我们马上去医院,你刚才根本没有办法呼吸。”

     他身上出了一身的汗,打了一个寒噤,回抱住顾灵均,声音小小的:“顾灵均,对不起。”

     “道什么歉,我没有事,只是被你吓坏了。”他抱得更紧,害怕林优会消失不见。

     可是,顾灵均,我道歉的不是这个。林优没有再说话,只是脱力地靠在顾灵均胸前,手臂勾着他的肩背,听着他心跳的声音,这样的感觉真好。——对不起,顾灵均,如果在梦境里早点想到你的话,我就一定不会放弃,我就不会被母亲的拥抱吸引。因为我要跟你在一起,永远都这样下去。

     尽管之后林优一再强调自己很健康,没有疾病,也没有病史,顾灵均还是打电话给了私人医生。了解到林优的情况后,医生建议到诊所做一次全面的检查。

     太子爷是个行动派,第二天档期一空,就带着林优去了私人诊所。

     “要去哪里?”车上,林优有点担忧地问,因为顾灵均的脸色看起来不那么好。

     顾灵均皱了皱眉,他知道林优的性格,跟小孩子怕打针一个样子,很不喜欢看医生。太子爷措了措词,只说:“去一个朋友工作的地方,他会陪你聊天。”

     “很重要的朋友?”

     “嗯,他叫舒让,美籍华裔。是我在美国念书时候的同学。”路上顾灵均挑了一些好笑的事情说过林优听。

     林优眨了眨眼睛,有很淡的笑意,他喜欢顾灵均这样,很温暖,不谙世事的公子哥,干净得没有任何杂质。说着一些他以前的事情,都是林优想知道的过往。

     他全心全意地信赖顾灵均,以至于到了诊所的时候,林优一下子愣在原地。

     “乖,听话。舒让是一个出色的私人医生,他找出你的症结。”顾灵均摸了摸林优的碎发,哄着他说。

     林优咬着嘴唇,摇着头。

     “不要再让我担心,那种醒来看到你呼吸不过来的场景,真的再也不想看到了。林优,就当是为了我好不好?乖乖配合治疗。”

     林优最终还是点了点头,他不会做让顾灵均不开心的事情,从来都是。

     见到舒让的时候,林优多少有点诧异,这个人没有穿医生的白大褂,就让林优觉得他并不像医生那样冰冷。

     落地的窗户,一房间的检查设备。

     舒让从办公桌后走出来:“我是舒让,熙原在美国的同学,也是现在顾家的私人医生。”他说话彬彬有礼,长相也非常清秀,“请坐,你的情况,熙原已经跟我说过一些。”

     窗边摆放着座位,林优坐下后,舒让拉下了窗帘,室内一片漆黑。

     “不喜欢纯黑的密闭空间,是不是?所以你才会有把门留一条缝的习惯。”舒让这样说着,不重地关上了房间的门,落锁的声音,又恰好能让林优听到。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应该有被关在一个密闭空间的经历,应该是房间,或者更小的空间。”他顿了顿,在林优身边的座位坐下。

     “你很‘不爱’说话。也许已经不是‘爱’‘不爱’,而是‘能’‘不能’的问题了。”舒让进一步分析,“你不像其他自闭症患者,你随着年纪的增长,自闭的情况一直在减弱,可以你却固执地保持着习惯。”

     “说句话吧,我听到你的呼吸从刚才就开始乱了。”

     林优用力地掐着自己的手掌,微微喘着气,他不喜欢被人解剖的感觉,可是对方把他看得太清楚了,根本没有办法躲避。

     “不用防备我,你让我有一种在和我较量的感觉,知道吗?你有着很强大的意志力。”舒让在黑暗中靠近,慢慢去解林优的衣服,“看来,必须要做一个全身的检查了。”

     “不要用手指甲掐自己,你远比看起来镇静,你之所以会这么做,也只是为了让我产生一种‘你在紧张’的错觉。”舒让的声音在黑暗中冰冷无情,“你很懂得伪装,真了不起,我说过了的,你有很强大的意志力,我都开始兴奋了,迫切地想看到剥除掉伪装的你。”

     作者有话要说:舒医生要作死了。_(:з」∠)_)小优能秒杀他

     【另外分辨梦境的想法是盗墓空间里看到的,大意如此~

     放文中吉他曲目一首在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