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0章
    050

     弄了半天也没把拉链打开,林优就更加羞涩起来,努力保持着面上的冷静,委屈地撇了撇嘴说:“弄不开,不做了。”

     顾灵均只能苦笑,转过身去抱他:“喂……说好的要对我很好很好呢?”

     林优认真地想了想:“我以后会少吃一点,然后养你。”

     他认真的模样很可爱,看得顾灵均心情大好,不依不饶地追问:“还有呢?”

     林优皱着眉头,继续想了想:“青菜不好吃,也会帮你吃一点。”

     “不够。”顾灵均笑着摇头,低头亲了亲他的眉心,林优刚出过一身冷汗,身上有点冰。

     “牛奶很难喝啊,再长高一点就好了,是不是可以去做模特?”林优气闷地说着,经纪人每天都督促他喝牛奶,最难喝的脱脂牛奶,这仿佛是他最烦恼的事情。

     “不准。”太子爷的手已经推起林优的上衣,一点一点地侵略着,耐心地轻吻,含住他胸口诱人的果粒。

     “嗯?”林优有些迷茫。

     “你乖乖拍电影就好,我都会安排好。”不准去当模特,他们所在的这个圈子已经够乱得了,但是他会护着他,让他不受任何侵蚀。顾灵均当然不会说这些,故意笑话他:“而且你这么矮,怎么当模特啊……”

     “我长高了!我已经有176了。”不满意地反驳的某人。

     “哦呀哦呀。好高啊……”心不在焉地敷衍的某人。

     迟钝如林优都听出了顾灵均的捉弄,咬着嘴唇转开脸:“你嘲笑我。不准你亲我。”身体不断地挣扎,还是没能阻止一件一件剥离的衣服。

     进入的时候,林优还是抗拒的姿态,身体已经退到了床边。

     “要掉下去了。”顾灵均无奈地看着他。

     林优吓得内里一阵紧|缩,伸手勾着顾灵均的脖子,倒是真怕掉下床去。

     激得太子爷倒吸了一口冷气,然后重重喘着气:“小优,你真快要了我的命,太紧了……”

     反应过来顾灵均再说什么的林优,脸上一片潮红,不知道是情动还是害羞,埋首在顾灵均胸口,像小鸵鸟一样不敢见人。

     他的头发又有点长了,漆黑松软,全汗湿了。顾灵均揉揉他的头发,心里柔软到不行:“让我看着你。嗯?”

     他说话带着尾音,特别撩人和性感。林优只觉得自己心中有什么*在汹涌。

     林优抬头看着顾灵均的眼睛,四目相对,情|欲和深爱充斥的眼睛,每一道情绪都那么明显。

     太子爷释放过后,坏笑着看着林优有了反应的地方,双手一握:“来,你男人让你舒服。”

     林优眼中雾气迷离,摇了摇头,声音软软的:“不要手。”

     太子爷理解错了,低下头,一路从小腹向下亲吻。

     林优的呼吸急促起来,十指插|入顾灵均的发间,胡乱地扭动着:“不是,不是。”

     他挣扎得太厉害,顾灵均只能撑起身体,停下了动作看着他。

     林优贴上他的身体,在他耳边轻轻地说:“我要你。”

     顾灵均这才明白林优打得什么主意,又是好气又是好笑,犹豫了半天还是不忍心拒绝,但是又觉得有点奇怪,自己心里那关始终过不去。虽然说第一次做的时候,曾经豁出去想让林优先上,但现在……

     “小优,你让我考虑一下好吗?”顾灵均手上动作不停,继续套|弄着。

     林优呼吸微乱,紧紧地抱住顾灵均,像温顺的小鹿。 “好。”他驯良听话地答应着,在顾灵均看不见的视角,他那双漂亮的眼睛沉静淡漠,幽深得看不到尽头。

     ******

     ******

     一月底,电影《雏》的拍摄进入到中后期,大牌云集的这部电影,各种爆料自然是少不了,什么影后夜会神秘人;天王现身某公墓祭拜;什么小天后夏阳和俞修远戏内亲密戏外路人,两人早已互相取消关注;天诚的二线演员颜琰竟是幕后新宠?……各种报道层出不穷,还在拍摄阶段的电影,从一开始就备受关注。

     至于顾灵均和林优两人就惬意得多。

     太子爷不准媒体负面报道,谁要是识相就给独家,不配合歪曲报道的,该封号的封号,该停刊的停刊。太子爷的政策简单残暴,但是有效,这些做媒体哪个不是人精,只要红包足,谁还会让太子爷不痛快。在这些报道里,林优是一个十全十美的偶像,有点孩子气。太子爷心情好的时候,还会高价给出一张独家的林优私房照。为了拿到独家的媒体,当然又是好话说尽。

     林优就是这样被纵容坏的。

     经纪人有点不乐意了,而顾灵均只是笑笑说:我的林优,惯坏了也坏不到哪里。

     这一天的片场,宋成睿来探班,正好天王谢梓辰也在现场。

     天王一贯得谦和温润,古人口中的“君子如玉”大概就如他这般,被时光所沉淀,风华绝代。一举一动都是风景:“宋总,好久不见。公司的事情,很忙吧……”

     “不劳费心。”宋成睿官方而尖锐地回答了一句,一反他平常的语笑嫣然。这个平常玩世不恭的公子哥,给人深不可测的感觉,让人不禁想起宋家是黑道起家的事实。

     路过的林优看到的就是这样争锋相对的一幕。

     宋成睿笑了笑,退开几步,转身就走。

     “有两天没见到你了。”天王目光里的温柔和眷恋,怎么也掩饰不了。

     “你好。”毕竟是自己的偶像,林优只觉得紧张。

     面无表情的脸,生硬的问候。天王却误以为林优在厌恶他——小优他,是不是已经知道了?已经迟到了那么十几年,现在说还还得及?他是爱他的啊,但是连自己都没有勇气去说。他害怕这个孩子的目光,怕他生气,怕他逃避,怕他厌恶,真的是怕。跨入这个圈子神坛地位的谢梓辰,居然也会有这样害怕的时候。

     他只能自嘲地笑了笑,他什么都不能说。哪怕他的孩子就站在他的面前,一个手臂就可以拥抱的距离。

     “林优,你以后要是遇到什么麻烦,一定要来找我。我一定会帮你,尽我所能。”天王的神态无可挑剔,还是那么优雅。

     天王的这句允诺意味着什么,林优他不会明白,也许是问鼎影坛的机会,也许是进军国际市场的可能,又也许……林优不知道这些,他见到自己的偶像还是很紧张,这会儿终于克服了一些,小声地拒绝说:“谢谢你,但是我没有什么麻烦。”顾灵均都会帮我解决的。虽然很不懂得人际交往,林优还是把后半句话掐断,没有说出来。

     “那就好。”谢梓辰点了点头。

     “你看上去……很难过。”林优睁大了眼睛看着他,在自己心口的位置指了指。

     他歪头的模样真的很可爱,很想去拥抱他。早该看出来了,他长得那么像他,也像那个人,当然是他亲生的孩子。谢梓辰片刻地失神,喃喃地说:“我该早点认出你的……”

     “你在说什么?”林优没有听清。

     谢梓辰掩饰地笑了笑:“没什么,我没有难过,你先去忙吧。”

     “那我先去化妆了。”林优朝他弯了弯腰,觉得天王很奇怪,但是他太崇拜自己的偶像了,实在不愿意把他归类到奇怪的人当中。

     我总觉得下一秒,他就会哭出来一样,好像让他在我面前微笑,是一件很为难他的事情。——这种感觉很强烈,真是奇怪。林优回头去看天王,只看到走廊上模糊的身影。

     后来的一次聚会上,好像是杀青后。陆导喝高了,酒后大笑:“我原来以为这部电影请不到梓辰了!他肯来,我真是高兴!高兴!”

     旁边的人给拦着,一边赔笑:“那可不是,天王可是演您的电影出名的,老搭档了,别人的面子他不给,还能不给您面子?”

     陆导却摇了摇头:“不是的。梓辰想陪一个很重要的人,他跟我说他很失败,又像十几年前一样痛哭。他想陪那个孩子,第一次他会说话的时候,他不在身边,第一次他叫爸爸的时候,他也没有听到,第一次他会走路的时候,他也没有看到。他错过了太多太多……”喝醉了的陆导好像也在哭,鼻音很重很重,身体东倒西歪“可怜啊,谢梓辰,谢天王!遥不可及的神话,一个快四十岁了的老男人,哭成那副样子。可怜啊……”

     那时候的林优坐在不远的地方,经纪人不允许他喝酒,他扶着微醉的顾灵均,看着他们这个圈子,这些人,觥筹交错,杯盘狼藉,无端觉得悲凉。

     怀中顾灵均呓语了句什么。

     林优淡淡地笑着,温柔地看着他。

     只要,有你。

     ******

     ******

     接下来的日子更冷了,后期顾灵均和林优的戏份不重,圈子里的朋友都邀请了。一行人抽出时间出去游山玩水。因为林优怕冷,太子爷选了南方。太子爷有一艘Azteca的游艇,常年停在南海边。

     王若尘看到那游艇,直接一句:“卧槽土豪啊!”拉着夏阳去了甲板跳舞。

     柯楠恢复了以往的活力,蹦蹦跳跳的,扶着栏杆大喊:“大海!蓝天!你好啊!”然后又是一串没人能听懂的日语。

     陆颖小姑娘也在,坐在船尾抹眼泪,海风吹乱了头发,小姑娘哭得一塌糊涂。潘东隅只好陪着,坐着,也不安慰,只是安静地陪着。

     “晕不晕船?”顾灵均躺在躺椅上,问林优。

     林优摇了摇头,因为忽然有些孩子气:“以前,采菱,坐在菱桶上。”他是云市绵城人,那是典型的江南水乡小镇。

     顾灵均显得很有兴致,一个劲儿地问他怎么采的,还有怎么剥菱。

     林优想了想,把自己知道的说了,又说:“不喜欢剥菱,手上会染到颜色,但是菱很甜,脆脆的。”

     顾灵均就含笑着,认真地侧耳听着,仿佛所有事情都不重要,而林优讲述的过去才是最要紧的事情。

     当晚顾灵均这败家的公子哥,就空运了云市的菱,还好是这个季节还有菱,不然哪里去找,难不成要去顾奕纯的实验室里造?

     林优看到菱的时候,目光闪闪的,像小动物。那是他们家乡的特色菱,翠绿色,跟别处都不一样。

     “剥给我吃。”顾灵均咳嗽了一声,被林优的目光看得心都要融化了。

     林优温顺地接过,很多时候他都很温顺听话。十指细长,因为之前还在录制节目,弹过吉他。手指上还吐着深蓝色的护甲油,衬得特别好看。

     “有没有觉得傻气,我跟你在一起之后越来越傻了,只要你高兴就好,不管做什么事情。一想到你说起绵城的菱高兴的样子,我……”顾灵均笑着,有点说不下去了,他不是那么矫情的人。

     林优低着头,默默地剥着菱,看不到表情。

     王若尘大笑着从甲板上一路跑过:“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

     他嗓门大,这话一出,护栏边的柯楠回头看过来,船尾的陆颖小姑娘哭得更加厉害,夏阳跳舞跳得脱力:“死胖子!我们准备开饭啦!”拉着王若尘进了船舱。

     夕阳之中,林优的发色泛着淡金色,柔和的。顾灵均看得出神。在他心里他就是这么好,为他做什么事情都好,胖子的嘲笑,太子爷连耳朵都没过。

     白脆的一小个菱肉,就着林优的手吃下去:“真的好甜。”

     夕阳之中,林优抬起头朝他笑,眼圈微微泛红——他哭过了。

     “真傻气。”他看着顾灵均,低头又笑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明明很欢乐的一章啊,写到后面有点悲。

     太子和小优一定要好好的啊!要幸福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