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章 立威
    019

     休息室里,剧组小弟拿来了毛巾和医用酒精。

     柯楠坐在林优身边,小心翼翼地冰敷,心疼地皱眉:“疼不疼啊?”

     林优没什么情绪,静静地坐在座位上发呆,一言不发,根本不在状态。

     “那个bitch真的超级过分,欺负我们是新人还是怎么的?”柯楠手边动作不停,一边气愤地抱怨着,看着林优没有表情的脸,“我要是碰疼你了,你要说出来哦。”

     “哪有这么严重。”林优抬眸,淡漠地说着。

     柯楠急起来:“哪里不严重了,脸上都起红印了!一个晚上都不一定能消下去!”说完又气嘟嘟的,一口一个bitch气愤到不行。

     林优只觉得头昏脑涨,身体有点发烫,难受地缩在座位上,养长的刘海遮住了眼睛,说话的声音很轻:“我总不能一巴掌打回去。”

     同一时间的片场,顾灵均脸色阴沉,扬手一个巴掌,声音清脆响亮,但下手不重。

     整个片场都安静下来。

     夏阳捂着脸,愣住说不出话。他居然……

     顾灵均走近夏阳身边,欺下身,在她耳边说:“别以为这件事就这么完了。”

     夏阳倒吸了一口气,她知道这警告意味着什么。她终于露出了软弱的神色,急切地、惶恐地看向顾灵均。

     “你知道该怎么做吗?”顾灵均眸色沉静,定定地看着她。

     “是,顾少。”夏阳很快离开,往休息室走去。

     顾灵均的视线扫过整个片场,勾着嘴角,神态悠闲,拿着片场的面巾擦手:“管好你们的嘴,要是被我听到什么,别怪我做事不留情面。”

     王若尘朝着潘东隅做了一个手势,压低了声音:“太子爷好手段。”

     潘东隅担心地摇了摇头:“怎么看都像是被踩到尾巴、炸毛了吧。”

     片场里静悄悄的,剧组的人都没回过神来,还是导演稳重:“大家继续到位,先拍下一场。”

     一切才恢复到正常的样子。所有人都回到自己的岗位上,片场的气压低到了极点,而散发低压中心的本人好像并未察觉,脸上的笑容不改。

     顾灵均翻看着剧本,朝边上导演说:“林亚优在天台遇到夏阳的那一场可以改掉,第一集给女主送伞之后,他淋雨生病了,缺席了几天课程,然后女主有些触动。具体改好我会传给你。”

     导演点了点头:“这样改好,更打动人。”

     顾灵均闻言一笑,把原本那段画了一个叉,在旁边签下熙河两个字,不放心林优的情况,抽身就走。刚抬脚,脚步却停住了。

     “好热闹,我来探班了。”衬衫西裤的顾慎廷,像是杂志封面上走下来的模特,挺拔英俊,笑得春风得意。

     “什么风把你吹来了?”顾灵均看上去心情还是不好。

     “怎么不欢迎,臭着脸给谁看呢?”顾慎廷挑眉一笑。

     “顾总。”导演真心觉得今天绝对是对他一个磨练,状况一个接着一个。到底也是人精,面上还是笑脸迎人,“欢迎欢迎。”

     “梁导辛苦,你们继续,不用理我。”顾慎廷自己找了个位子坐下,长腿交叠,“晚上请剧组一起吃饭。”

     大领导发话了,谁敢不听。

     “一定一定……”梁导笑得脸上都是褶子,不住地点头。

     剧组的其他人也都活络起来,从顾灵均施加的低压气场中摆脱出来。毕竟能见到顾慎廷的机会不是那么多的,更何况是跟他一起吃完饭,天大的荣幸,大家脸上都笑意盎然起来。

     ***************

     ***************

     夏阳到休息室的时候,林优盖着薄毯,靠在藤椅里,睡得很浅,睫毛很长,像个小孩子。脸上有明显的指痕。

     夏阳立在门口,脸色尴尬。

     柯楠一下子跳起来:“bi——你来干什么?”

     “我是来找亚优的。”夏阳笑了笑,“导演说这场戏推后了,亚优可以先回酒店休息。”

     柯楠翻了个白眼:“不用你假好心,这里不欢迎你。请你离开。”

     夏阳成名之后就没受过这样的奚落,眼见脾气又要发作,想到顾灵均的警告,压下心中的情绪,乖巧地笑着:“我想单独跟亚优谈一谈,可以吗?”

     “你没看见他已经睡着了吗?”柯楠压低了声音,对夏阳厌恶到了极点。

     夏阳抿着嘴唇,一下子陷入了僵局。

     “老柯……”林优从后喊了柯楠一声,慢慢地站了起来。他睡得浅,两个人的对话都听得一清二楚。

     “你醒了?”夏阳笑着看向他。

     林优低着眼睑,长长的睫毛覆下来,脸上带着病态的苍白:“有事吗?”

     夏阳看了看靠在门边的柯楠,迟疑了一下:“我是来道歉的,刚才的事情都是我的错,我不该动手打人,请你原谅我。”

     柯楠冷飕飕地说:“道歉有用吗?夏阳大明星,我们可不是你的助理,不用忍受你的大牌脾气吧?”

     夏阳的脸色就不那么好看了。

     林优依旧是没有表情,淡淡地开口:“你的话,我听到了。”

     “我想跟你说会儿话,行吗?”夏阳语气软得不行,没有了一开始那种目中无人和嚣张。

     柯楠看不下去,索性走到外间走廊。

     柯楠离开后,林优重新在藤椅里坐下,夏阳坐在旁边的座位。

     “你真的一点都不记得我了?”夏阳看着林优的神色,自嘲地笑了笑,那张跋扈的脸上第一次露出类似哀戚的神色,“你不记得也很正常。我那时候只是一个刚刚被人知道的小明星,稍稍有名后的第一部戏,就是跟俞修远一起拍的……”

     “他是你师兄对吧?”夏阳提起俞修远的时候,脸上的神色温柔又哀戚,也不管林优在不在听,自顾自地说下去,“我们拍的是玄幻剧,那部剧红了我,也红了他。拍戏的时候总是要吊威亚,我很娇气,晚上浑身都痛,他很照顾我,帮我拿来药酒,又让助理帮我上药,他对谁都这样好,细心周到。……我脾气冲,总是得罪人,他总是帮我说话,替我善后。我在片场见到过你,漂亮又冷漠,谁都不理不睬。修远说你是他的小师弟,他很看好你。他很少这样称赞一个人,我就暗暗上心了。”

     “我那时候真喜欢他,所有有关他的事情,我都会记下来。每天发的微薄都很开心,那一张张照片,笑得像一个傻子。”夏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对林优说这些,她的这些心事无人知晓,就像没有发生过一样,有时候她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欢过俞修远。她那样骄傲,容不得自己失败,“剧组的人都以为我在谈恋爱,心细的粉丝也问我是不是谈恋爱了。后来……我们还是没有在一起。他和我的‘好姐妹’在一起了,我都不知道那些日子自己是怎么过来的。”

     “亚优,我不讨厌你,一点都不。其实,一开始我就认出了你。我承认我这是迁怒,我有多爱他就有多恨他。”夏阳吸了吸鼻子,“他喜欢的,我偏偏要讨厌。他一直照顾的小师弟我偏偏要使绊。所以才会针对你,一开始就是。我也不知道,怎么会变成这样……”

     夏阳没有哭,她这样性格的人已经很少哭了:“全部说出来之后,忽然觉得很轻松。”

     盖着毯子的林优闭着眼睛,不知道他听进去多少。夏阳看着他,很轻地笑了。

     晚上整个剧组都去吃饭。柯楠说要照顾林优,两个人缺席。

     等饭局散了已经很晚,顾灵均回到酒店的时候已经十点多。林优房间的灯还亮着,他敲了敲门。

     林优躺在床上,已经睡着着了。被子没有盖好,手边的书都没合上。床头的灯光打下来,脸色显得柔和,睫毛投影成浓密的影。

     顾灵均笑着叹气,只想看着他什么都不做。最后,帮他合上书,盖好被子,又关掉了台灯,按照林优的习惯,把门留了一条缝。

     ****************

     ****************

     第二天的拍摄照常,配角也全部到位。女二名叫乐琉,也是星辉的艺人,和夏阳同一期走红,知性温婉的淑女形象受到好评。在《旋律上的爱情》中出演女主夏阳的好友,同为音乐学院的学生。

     跟夏阳的张扬不同,乐琉是一个温柔得出水的古典美人,听说是学古典舞出身的,整个人很有气质。

     “乐琉自从出道,一直被拿来和夏阳对比,气质是不错。”王若尘在一边念着评价,不失八卦,“当一个男人说你很有气质的时候,一般也就意味着你长得实在不怎么样。”

     柯楠一脸长知识了的表情,点着头。

     潘东隅拍了拍王若尘的胸脯:“你怎么嘴这么贫,看看,人家都朝你过来了。”

     王若尘抬头一看,乐琉还真的走过来了,吓得马上闭嘴。

     林优今天有一场和乐琉的戏。

     开拍前,乐琉主动过来跟林优对了一遍台词,还没说话,眼睛先笑了:“好久不见了,小优。”

     林优从剧本里抬起头,淡漠地看着乐琉。

     乐琉的声音有点熟悉,林优看着不远处夏阳很差的脸色,联想到昨天夏阳的一番话,忽然明白明白了怎么回事。

     作者有话要说:  师兄你快来打酱油啊,你的后宫失火了~

     明天款款君破蛋日,晚饭回来早的话就码字更新,大家不要等。后天确定会更新,下一章预告《020端倪》,早晨,林优醒过来的时候,发现太子正动情地和他深吻,小优又会做出什么反应呢?——敬请期待哈~

     请大家吃点小肉。接下来进度会快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