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0章 端倪
    020端倪

     明白过来怎么回事的林优,露出了一个类似微笑的表情,朝着乐琉点了头,算是打过了招呼。

     乐琉真的跟外界对她的评价一样,是一个古典的气质美人,言行举止都透着端庄大方,有礼地和T团的其他成员们问候着,没有一点作为前辈的架子,然后坐在林优身边的位置,开始和他练习。

     “林学长,夏阳她真的很担心你,也很希望你能加入我们的社团。”

     “抱歉,我没有兴趣。”

     “为什么、明明大家都有着共同的梦想,为什么要逃避呢?而且,学长是最出色的吉他手,乐队很需要你。”

     “吉他?”索然的眼神,“我想你们弄错了,我不会吉他。”

     “林学长!你等等我。”

     “不要再来找我。”

     ……

     和乐琉练习过之后,林优的这场戏拍得非常轻松。

     完戏之后,乐琉朝着林优温婉一笑,身上还穿着剧中校园的制服,没有换下,学生气得很:“跟你演对手戏真过瘾,不自觉的入戏,甚至会有一种你就是我学长的感觉,明明你要比我小好多岁呢……”

     林优安静地听她说着话。

     “修远说,你进步起来特别快,现在我发现他说的一点没错。”乐琉语笑嫣然。

     她没有说错,林优还是三线小演员那会儿,还是一个走位都会被导演训斥的新人,那时候还是顾灵均出面帮他解围。然而在短短的时间里,他正以可见的速度成长起来。

     乐琉一点也不在意林优的寡言,兴致很好的说:“等下次修远来探班,我们一起出去吃饭,他也很久没见你了。”

     “好。”林优答应下来,就没有了多余的话。

     林优对乐琉的印象其实非常淡薄,隐约记得在片场遇到顾灵均的那次,师兄身边有一个清秀的女孩子,林优觉得有些尴尬,特别是他差点在休息室撞见他们情|事的时候。所以,才会对乐琉的声音觉得熟悉——那种尴尬的情况下,很难忘记吧。

     至于俞修远和乐琉的恋情,处于事业上升期的两人都没有对媒体公布的意思,也只是身边的人少数几个才知道,乐琉却没有把林优当外人的意思。

     夏阳还是一如既往的张扬,会无缘无故的向助理发火,但是对T团的态度友善了不少。

     一部剧从盛夏拍到了初秋,学院的制服也从夏装换成了英伦风的秋装。

     明星探班、拍摄花絮、剧照、片花、音乐制作的不断曝光,官方的宣传铺天盖地,网络广告、娱乐新闻、商厦海报……夸张的说。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了这部即将在年末开播的电视剧,各大卫视也纷纷播出了《爱情上的旋律》的宣传篇。

     强大的阵容,俊男靓女的组合,奢华气派的学院,别具一格的音乐风格,在强大的宣传作用下,T团的几个人出门都要戴口罩和墨镜,即便是这样还是会被眼尖的粉丝认出来,送小礼物,然后激动要求合影和签名。成员们一开始还感到新鲜有趣,渐渐地又都麻木习惯。

     名气,来得比他们预料的都要快。最得瑟的就是王若尘:“公司这次是下血本了,我胖爷的辉煌人生要开始了,哈哈哈哈。”

     潘东隅失笑。

     顾灵均忙到了极点,他是TREAS的队长,很多事情都要他出面。

     拍摄到了后期,潘东隅的作曲也越来越吃紧,大伙儿一有空就凑到他屋里,一起改歌写词,累得不成形,连一些生龙活虎的王若尘和不说话会死星人的柯楠都安静下来。

     成员的大家都明白,音乐部分是他们的重头戏。

     难道空闲下来的林优还惦记着步行街的工作。

     这时候,店主姑娘电话却来了,说已经把林优的工资结算了。

     “为什么?”电话这头的林优皱眉。

     “你的女朋友说你有了其他工作,不能……”之后的话林优就没有听清。

     “我的……女朋友?”眉头皱的更加厉害。

     店主姑娘没有看到林优的表情,客客气气地解释说:“是的,陆小姐过来解除劳工合同了。”

     林优呆住,愣是没想起来陆小姐是谁。好在店主姑娘很客气,没有追求林优违约的事情。

     这件事也算告一段落。

     几天后,陆颖拎着食物来犒赏大家,王若尘和柯楠瞬间化身为野猴子扑了上去。

     一身PRADA的陆颖精致不失清纯,甜甜地笑了笑,叫了声:“东子哥、顾三哥。”然后少女的视线就没有在离开过林优。

     王若尘大快朵颐,不忘调侃:“怎么不叫我们?”

     柯楠非常注重礼仪,饮食的时候就不说话,跟着大力点头。

     陆颖甜美地笑着,揶揄说:“我这不是怕你们来不及吃么。”

     看着一边改歌词的林优,少女慢慢地平移了过去,从袋子里拿出一盒冰糖炖雪梨:“我听说你最近练歌很辛苦,我也没有能帮到你的地方,这是我让家里阿姨帮忙煮的,对嗓子很好。”

     “谢谢,可以做成柠檬味的吗?”林优从一堆资料中抬起头,然后后知后觉地想起了什么,“我在步行街的工作,是你辞掉的?”

     陆颖一下子结结巴巴:“我、我也是为你好,毕竟你现在是明星了,不方便出面。”

     她很清楚林优的性格,看上去没有任何情绪,什么都不在乎,其实很厌恶别人插手他的事情。陆颖怕他会生气,说到最后越来越小心翼翼,低着头,偷偷看林优的脸色。

     “陆颖,你真是比狗仔队还厉害。”林优面无表情地说着,继续改着歌词,转头看了一眼顾灵均,在纸上划了一个记号,“这一句有点高,之前我试过了,唱不上去,最好换掉。”

     顾灵均原本眸色沉静地看着陆颖,打算让她知难而退,小姑娘却从进门起就没跟他对视,下了决心来跟太子抢人。

     某人的危机意识大盛;相对的,陆颖却站在林优身边一直傻乐。

     林优揉了揉眉心:“笑什么呢,停下来。”

     “我在笑,难得你也会开玩笑了。”陆颖说着又抿嘴笑了起来,眉眼弯弯。

     那样的笑容,纯洁而阳光,林优看着,有些失神,忽然心里一暖,他这样的人,终其一生都不会有这样的笑容了吧。

     一边的某人已经警铃大作,咳嗽了一声:“陆颖,不如我带你参观一下我们的工作室吧。”

     “林优也一起去吗?”陆颖狡黠地眨了眨眼睛。

     “不去。”林优眼睛都不抬,低着头,拿过身边的稿子继续改。

     兄长一般的潘东隅清楚这里头的关系,面对一触即发的战局,他扶着陆颖的肩膀:“来来,大小姐,东子哥陪你去逛逛。”

     陆颖几乎是被他拖了出去,临走前还嘱咐林优:“记得喝雪梨……”

     王若尘打了个嗝,摸着鼓起的肚子躺在沙发上:“酒足饭饱、接下来就该睡一觉了。”

     柯楠依旧斯斯文文地夹了一个三文鱼刺身,沾着芥末,他很王若尘混熟了,嘴巴也变得“恶毒”起来:“橙子,你这样下去减肥该失效了,不如反弹一下,让我看看你以前到底有多肥。”

     “死神小学生你闭嘴。”胖子看了看天色,“真不行了,我得回房间眯一会,困死了。”说着还打着哈欠。

     柯楠一脸“好走不送”的神情目送着王若尘。

     走到门口的王若尘突然折返,胳膊夹在柯楠胸口,半拽着把人带了出去:“好了好了,你也吃的差不多了,走走,咱们回去休息了。”

     “放开我啊,我还没吃完……还有我为什么要跟你一起回去啊……”后来的声音就渐渐听不清了。

     大厅里忽然安静下来,只剩林优和顾灵均。

     他们一起改稿子,偶尔交谈,然后看一下明天的剧本,找出一些片子学习,基本上两个人各干各的,谁也不打扰谁,桌子上满满的资料翻开着,灯光是暖色的,勾勒得两人的轮廓都柔和起来。林优拿过一边的吉他,按住了琴弦虚弹,没有发出声音,然后将改好的歌词很轻的唱出来。

     他唱歌的时候最专注,什么都不能影响他。

     不知道什么时候,顾灵均已经停下来手边的工作,静静地看着林优。灯光下的林优,发色都有些泛黄,意外的柔和,不像他平常那样冷冽。他唱歌的时候,完全就在自己的世界里——顾灵均心里一惊,不止是唱歌的时候,平常的林优又何尝不是这样?所以他才会表情缺失、性格缺陷。只是因为他的世界里永远只有他一个人,那样孤独、绝望……

     等林优练歌累了,顾灵均就把一边的柠檬汁拿给他。

     林优顺手接过来,喝下去的时候喉结滚动,异样的性感。

     那时候顾灵均的感受很特别,没有了一直盘旋的占有欲,只觉得很喜欢这样的相处方式,彼此的举动都像是老夫老妻的相处模式,谁也不会影响谁,但又习惯于此,知道对方就在不远处。

     他喜欢这样的感觉,好像他们本来就应该这样。他明白那是什么,二十一岁的太子爷忽然有一种想成家的冲动。

     “你看我干什么?”终于迟钝的某人对上了顾灵均的视线,冷冷地问。

     “我喜欢看你。”顾灵均温柔地笑着,比起一开始,眼睛里少了很多侵略性,温和和暖人、坦然地说着。

     林优慌乱地垂下眼睑,长长的羽睫不安地轻颤着,没有表情的脸上看不出端倪,暖色的灯光下掩盖了泛起的嫣红。

     他意识到他问了一个愚蠢的问题,把自己推到了尴尬的地步,无措地、不知道该说什么。顾灵均回答时候的坦然,以及之后的沉默,都让林优觉得有什么事情隐隐超出了他的预计。

     如果说这个时候还只是担心的话,那么第二天早晨醒过来,发现正在自己和顾灵均深吻的时候,这个担心被彻底地印证了。

     作者有话要说:  进击的的,抽得不行,终于发上来了。

     么么哒大家之前的生日祝福,爱你们。╭(╯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