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海选
    手机百度下吧。≧

     霍霍不是霍青桐,也不是霍建华。

     我去,28岁的一线天后!她才28岁啊,比我只大两岁,但人家的成就,那成语怎么说来着,望尘莫及。而且从百度照片和评价看,还真是美貌与实力并存的大美女!

     嘿嘿,似乎成为霍霍导师的学员也不错啊?但前提是先过了海选。

     作为一个有“猪脚光环”的男人,我该拿什么歌曲参战呢?五千年的华夏文明,出现过的好歌曲那简直是数不过来啊。脑子里的好歌是有很多,但足够惊艳的不多,既然抽到《时间都去哪了》,那就用《时间都去哪了》小试牛刀一把吧。

     嗯,那就先把《时间都去哪了》熟悉下,通过系统里的总谱把简谱先做出来,然后唱熟练一点。

     接下来的时间肯定是枯燥无味的,但搞艺术就得耐得住寂寞。不勤奋,光靠猪脚光环也不行啊。

     背歌词,校音准,熟节奏,练指法。

     练咬字,悟情绪,训气息,模乐器。

     还好,怎么说也是正宗音乐系歌唱专业毕业,有总谱帮助还学不好,那简直就是……

     这一练习就到了晚上三点多,背歌谱很累,但累了,还可以望望窗外的星空,可刚才中场休息时间百度现心累了,因为这南海市的海选的评委里竟然有丁老头?这个老家伙跟哥可是有仇啊!唉…

     ……

     等到第二天早上八点五十,才看到二老板慢悠悠的来了。飞跃有两位老板,大老板不像一个生意人,到像一个艺术家,二老板则是赤果果的商人,满身铜臭,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相处的。

     “老板,请半天假,我要去参加《中国好歌曲》的海选。”胡艺凡递出写好的请假条,恭敬道。

     二老板顾飞接过请假条瞄了眼,又扫了眼胡艺凡道:“呵呵,你那几歌去参加比赛恐怕…”胡艺凡以前也的确给二老板看过几原创,不过都被他否定了。

     “谢谢老板关心,贵在参与嘛,而且我还有几压箱底的歌曲呢。”胡艺凡笑道。

     顾飞肥胖的肚子挺了挺,“呵呵,那就祝你好运了。”

     比赛时间是九点,等老板批假给耽误了,胡艺凡只好打的去。这下只花了二十几分钟就到了“南海电视台”。打的打了三十块,真心疼啊,都是二老板害的。

     嘿,电视台门前的广场果然有个“中国好歌曲”海选的大舞台。只见阳光下漂亮女主持人拿着话筒对台下的围观者喊了声:“还有要报名的吗?还有最后一个多小时报名就结束了!大家抓紧时间!”

     “我!”

     众人的目光一下子就被台下举手的胡艺凡吸引住了。

     “这位小伙,请你上台。”美女主持人面带微笑的招手道。

     “嗯。”

     胡艺凡点点头,从人群中挤出一条道,绕到一旁的台阶那登上了临时搭建的舞台。

     舞台上铺着红地毯,摆着花篮,中央挂着一条横幅“中国好歌曲海选”。舞台下挤满了观众,多为年轻男女,不过看情景,大家不是来看选手表演的,而是冲着几位评委和主持人来的。

     评委席上端坐着四位老师。

     昨晚胡艺凡做了些功课,知道这四人中最有名气的是周筠,算是二线歌手加二线的演员。其他三位评委老师一位是海影的音乐系教授丁教授,一位是海影传媒的一位不怎么出名的音乐人,最后一位是一名比较有名气的吉他手管军。

     其他三人还好说,关键是这个丁教授,跟自己有宿怨。希望不要被他认出来。

     “小伙子,自我介绍下。”美女主持人甜甜的微笑道。

     这主持人个儿真高,穿上高跟鞋得有一米八,穿着优雅的蓝色旗袍,身材简直是棒极了,台下不少牲口都在盯着这位女主持人挺翘的臀部和胸部看。

     “嗯。我叫胡艺凡,毕业于海影音乐系唱歌专业。”

     台上评委听到这都是交头接耳的议论起来。

     “丁老,又是一位贵校的学生。”周筠笑道。

     丁教授推了推眼镜,仔细的打量了下台上面对评委站着的胡艺凡,吓了一跳。

     “哎呀,是这小子啊!”

     “怎么,丁教授认识他?”吉他手管军道。

     “认识。这小子真跑这来丢人现眼来啦!”丁教授咬牙道。

     显然,丁教授认出了胡艺凡,而且似乎知道他会来参加海选?

     这下危险了,这个丁老头肯定不会给我通过的。

     “胡艺凡,你可以开始表演了,有带伴奏吗?”主持人问。

     “没。”胡艺凡道。

     “那需要钢琴、吉他自弹自唱吗?”主持人指着一旁摆放的钢琴和吉他道。

     “不需要。”胡艺凡道。

     台下观众议论:不会就不会,说什么不需要。

     评委管军听了,赶紧劝道:“要是会乐器的话,有加分的。”

     “管老师,你有所不知,这小子是会弹吉他的,不过几个月前在凡尔赛餐厅闹事,右手小指骨折,声名狼藉,整个南海市的餐厅和酒吧都不敢再用他了。他现在估计也拿不起吉他了吧。”丁长武阴笑道。

     胡艺凡冷冷的扫了眼丁长武,但终究什么话也没说,希望下面的歌曲能让他闭嘴!

     管军算是听出来了,胡艺凡同学这是得罪大人物被封杀了?不过吉他除了指弹,还可以用拨片弹啊。

     “会乐器加分啊?那我用乐器!我这歌曲叫《时间都去哪了》,我的右手小指受过伤,刚刚复原,但灵活性还没找回,我将就着用吉他伴奏吧。”胡艺凡道。

     台下观众微微有吃惊,这小子真会啊?

     还会弹钢琴啊?不错。

     台上的评委除了丁长武,其他三位也都微微惊讶,今天来海选的几位都不会的。

     周筠更是月眉皱起,其他两位评委老师也许不知道,但她很清楚,凡尔赛餐厅就是丁长武的亲侄儿丁兆雄开的。以丁长武和丁兆雄在南海音乐圈的能量,这个叫胡艺凡的同学在南海市餐厅酒吧圈子算是很难立足了。

     听说胡艺凡用吉他,不知为何,管军暗自捏了捏拳头,十分期待胡艺凡接下来的表演。这也许跟他自己曾经也在酒吧驻唱过的经历有关吧。

     再次仔细打量眼前的胡艺凡。

     此刻的他戴着宽大的廉价墨镜,穿着膝盖有破洞的洗得白的蓝色牛仔裤,上衣穿着一件邹巴巴的迷彩衬衣,头凌乱,嘴里咬了一块蓝色吉他拨片。

     这身打扮有些浮夸啊。

     看着胡艺凡嘴里叼着拨片,玩世不恭的耍酷模样,丁长武指着笑道:“乞丐服?耍酷?这小子穿成这样,真是丢我海影的脸!”

     周筠笑而不语,搞艺术的有几个正儿八经穿衣服的啊?小天后白雪也是海影毕业的,还是您的学生,她颁奖典礼长裙不穿内裤走光,怎么没听你谴责一句?

     工作人员给电箱琴插上电,胡艺凡划拨了一下c和弦,现这琴音准不太对,于是便快的调了下音。他调弦的时候,表情很严肃,虽然对《时间都去哪了》这歌很有信心,但就怕得不到公正的评价啊。

     台上的管军暗自点头,恩,不错,弹奏前还知道调下音。

     接下来,吉他分解和旋前奏出现。

     评委席和台下的观众全都安静下来。

     然后是分解和弦弹唱。

     门前老树长新芽

     院里枯木又开花

     半生存了多少话

     藏进了满头白

     记忆中的小脚丫

     肉嘟嘟的小嘴巴

     一生把爱交给他

     只为那一声爸妈

     ……

     主歌刚唱出第二句,只听到评委席丁教授突然就按了红灯!

     “唱的什么玩意,丢我海影的脸!”

     丁长武今天算是铁了心了。

     你唱什么歌?

     无所谓!

     你唱的怎么样?

     无所谓!

     你写的歌怎么样?

     无所谓!

     不管怎么样,我都给你爆红灯滚回家!

     主持人懵逼了。

     台下观众懵逼了。

     其他三位评委也懵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