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7、第一笔版权费
    顾飞笑而不语,算是默认了。

     “好,既然这么说,那我们就没得谈了。说真的,我就算卖版权,5年我也不止挣2oo万,你再加一个o都不止!”胡艺凡忽然大声道。或许是自尊心受到了伤害吧,胡艺凡才如此激动而浮夸的表达出自己的价值。当一个人被别人看轻,那种感受真的很不好受。

     “那是2ooo万?”顾飞冷笑道:“你是说五年内,你卖歌能卖2ooo万吗?”

     胡艺坚定的点头。

     顾飞大笑道:“你这话我就当你初生牛犊不怕虎了,要是被其他业内人听了恐怕要嘲笑你了。5年卖歌2ooo万是什么概念你知道吗?好,我就当你还能创造出《父亲》这样的歌曲,每年5,算创作力旺盛的了吧?价格算1o万一,算贵的了吧?那么5年就是25,一共25o万,也就是说撑死了你五年也只能挣25o万。”

     “噢?那老板你给我5年的报酬才2oo万?如果我自己卖歌都能挣25o万,为什么还要卖身公司?”胡艺凡笑道。

     顾飞一拍头,卧槽,被这小子绕进去了。但他毕竟老江湖了,立即反驳道:“因为你有公司这个平台,保护你,包装你,维护你的既得利益不受侵害。”

     “好吧,那就算如此。不过还有一件事是我不满意的。”胡艺凡道。

     “你说。”顾飞道。

     “就是5年内我能不能写出更多的好歌,这个暂且不论,另外说到版权,我问一句:我这个人算是一个文艺青年,爱好比较多,偶尔还喜欢写点文章小说啥的,万一我的文学类作品出版了,版权也归飞跃唱片吗?”胡艺凡问。有些细节不能马虎,必须弄清楚。

     “你还会写作?呵呵,如果签约期间有文学类出版,那出版方肯定是考虑到你的歌手身份的,不一定纯粹看你的作品质量,所以版权飞跃至少占据一半吧。”顾飞道。

     胡艺凡耸耸肩:“那就没得谈了,如果是这样,我怕你真的签不起我。”

     “呵呵,怎么说?”顾飞笑道。

     “如果说我一年能写出2o《父亲》那样的歌曲,就按一1o万来算,一年的全版权收入就是2oo万。但我可以自信的说,比起这个,我在文学方面一本书的版权就有可能过2oo万,而且还不是全版权!”胡艺凡道。

     顾飞不解道:“1年2o?太夸大了吧?还有,书的版权到底什么意思?”

     “那就比如说我刚开始写一本书,名字叫《花千骨》,目前表在起点中文网,你觉得能卖多少钱呢?”胡艺凡问。

     “起点?网文?呵呵,撑死了1o几万呗!”顾飞不屑道,心说,搞了半天你说的是网文,还文学呢。

     “噢?是这样啊?如果我说如果我把这本书的电视剧、电影、游戏、漫画、简体出版、繁体出版、英文出版等版权全都卖出去,卖出千万以上的价格,你信吗?”胡艺凡道。

     这么说也不是没根据,《花千骨》电视剧当初卖给电视台就是一级6o万的。那么58级就是358o万。记得当初网上报道过《花千骨》的电视剧投入和收入。《花千骨》的投资成本为1.o5亿元,出品方在2o14年已经取得收入1.68亿元,2o15年总收入约为2.29亿元。

     《花千骨》、《琅琊榜》、《芈月转》等几部现象级网文的改编,终于掀起了网文的Ip潮流。一本级红书的运营,那是非常吓人的。它们创出的收入往往令人目瞪口呆!

     所以胡艺凡对顾飞“抢占”自己所有版权的事情是不可能同意的。如今自己已经文《花千骨》在起点,不出意外这本书至少可以帮自己挣到百万以上的财富,怎么可能拱手让人呢?

     不过这些顾飞是不知道的,也是不敢相信的。那就好像很多人也不敢相信一部网络小说《盗墓笔记》居然比二月河这些顶尖作家的作品畅销几倍甚至十几倍!他们一方面眼红那惊人的版税财富,一方面还要开喷这种作品的低级趣味。

     “《花千骨》,版权卖千万,呵呵。好吧,小胡,你别说了,如果不想签约就算了,不要编造这种故事来忽悠我。”顾飞笑道。

     看出胡艺凡很精明,而且很细心,顾飞觉得自己要改变策略了。

     “这样吧,签约的事你不答应就算了,《父亲》那几歌你卖给我们飞跃吧。看在大哥当初收留你的份上。”

     胡艺凡心想,总算露出正真的目的了,看来你对我这个人还不如那几歌感兴趣,只能说你目光短浅了,于是想了想道:“中。你要大老板亲自给我一个电话。”

     “噢?”顾飞笑了,不过还是拨通了顾天的手机号码,接通了说了几句,期间二人似乎还争论了几句。

     胡艺凡隐约听到:“要不老二这样,那就五年5oo万,如果他有文学作品版权,二八分成,你看他怎么说。”

     “大哥,你疯啦!5oo万,我们是小公司,玩不起这么大的风险的。况且小说的事他说了你也信?算了吧,把这几歌的版权拿到手才是实惠。”

     ……

     似乎觉察到顾飞在看自己,胡艺凡起身走到了门口,背对着。然后顾飞递过来电话。

     “小胡啊,我是顾天。”

     “大老板,我是胡艺凡。二老板说你很想《父亲》那几歌的版权?”胡艺凡开门见山道。

     “嗯,不过小胡,你再考虑下吧,你这样的人才难得,价钱可以等我回来慢慢谈。”顾天道。

     “大老板,感谢你的好意,签约的事就不谈了。不过当初你收留我这份情我一直没忘。《父亲》这歌的唱我就送给你,随便你授权给谁唱。至于其他几歌,你若想买,我可以便宜点,但我不卖全版权,只能是唱授权。”胡艺凡道。

     “唱授权?也行。那一起多少?”顾天道。

     “《时间都去哪儿了》1万,《我是一只小小鸟》2万,《海阔天空》3万,《父亲》送的,一共给6万吧。”胡艺凡道。

     “……不贵。”顾天一愣道。

     “但也不是很便宜,如果只是唱,卖给别人也贵不了多少。这就算作为我不能签约飞跃的一份歉意吧,毕竟当初大老板你肯收留我,我很感动的。”胡艺凡道。

     “好,好,好。”顾天连说三个好,却不知道如何来挽留胡艺凡,用钱砸?自己真的不够财大气粗。而且,人家知恩图报,可谓艺德双馨。

     胡艺凡把电话递给了顾飞。

     “哈哈,大哥,还是你牛啊,几句话就谈下下唱权,这下齐峰想不红都难了。”顾飞笑道。但大老板似乎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开心。

     胡艺凡一愣,搞了半天,这是为齐峰弄歌?算了吧,给谁唱,那是人家的事。

     随后顾飞叫秘书快的起草了一份唱授权合同,胡艺凡签了字,然后去财务那领了6万块的授权费。

     拿了6万块的现金,胡艺凡笑了:“可以给小妹配台钢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