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6、钢琴弹唱
    此时,6号座位。

     钢琴演奏家云中仙正和吉他演奏家柳州喝茶聊天。

     “老云,我刚才好像看到叶菲儿和霍金彤了,还有一个小子跟着在她们后面。”柳州道。

     云中君不以为然的笑道:“叶菲儿,那个骄傲的女人,都三年没出专辑了,再这样下去,国际巨星头衔难保住哦!”

     柳州道:“人家去年不是拍了一部电影吗。”

     “呵呵,好像是武侠片,叫什么客栈来着?”云中君道。

     “叫《大漠客栈》。”柳州道。

     “烂片一个。”云中君不客气的点评。

     “但票房还好啊。”柳州道。

     “请了那么多一线明星,还有叶菲儿,就是拍的再差,票房也还可以,听说有3亿多吧,但估计还得亏本.”云中君笑道。

     “那是,光叶菲儿的一个人片酬据说就达到了6000万的天价!”柳州道。

     “她值这个价,毕竟是国际级别的。”云中君道。

     ……

     这边,樊少勇已经向胡艺凡提出了挑战书,同时还叫少妇帮忙录像下。

     “胡歌,是不是不敢啊,不敢的话,你认输也可以的。毕竟你是业余的,我是专业的,你认输也不丢人。”樊少勇嚣张道。

     叶菲儿有些听不下去了。

     “樊少勇,你今天是想在我和霍霍面前出风头是吧?“叶菲儿冷冷道。

     “呵呵,菲儿姐可别这么说,年轻人嘛,切磋比试一下也无伤大雅的。”樊少勇笑道,虽然目中无人,但对叶菲儿还是有些忌惮的。

     樊胜集团在中国虽然很强,但从小父亲就教育樊少勇,这个世界上大凡名闻天下者,最好结交,不要得罪,如若得罪过深,这对集团的气运不利。

     这个樊胜可算是一个传奇人物,据说他是风水师起家,对气运之说颇为讲究。所以,在他的教导下,三个儿子一个女儿为人处世基本上都没怎么吃过大亏。只不过樊胜年轻气盛,又加上母亲宠溺,好胜心极强,所以家族才给了他外出历练的考验,也就是为了磨磨他的性子,让他明白,一山还有一山高!

     “樊少勇,你确定你要和胡歌比吗?”霍金彤庄亚肃穆道。

     “霍姐,切磋一下而已吗?莫非担心你的爱徒会输给我?”樊少勇微笑道。

     “你这分明是欺负人嘛,有本事你们比唱歌啊。”霍金彤道。

     樊少勇耸耸肩,表示胡歌一开始不也是想要弹琴的吗?

     “菲儿姐、霍姐,都别说了,我接受他的挑战。”胡艺凡镇定自若道。

     “噢,你有几分把握?”叶菲儿微微惊讶道。

     “一半吧。”胡艺凡保守道。

     “胡歌,你确定了,可别输了哭鼻子。”霍金彤道。

     “确定。”胡艺凡说着就站起身盯着樊少勇道:“怎么个比法?”

     樊少勇笑道:“我刚才弹奏的钢琴曲是《爱莎丽雅》,这还是演奏级的,不知道你可会弹奏?”

     胡艺凡道:“不会。”

     樊少勇笑了,你小子都没达到演奏级也敢和我比,胆子真肥!

     叶菲儿和霍金彤听了都是菊花一紧,不会,你丫比毛啊?逞能啊?

     少妇笑道:“既然不会,那还比什么,肯定是少勇胜出了。”

     胡艺凡笑道:“这可不一定,我也说一首曲子,曲名《献给爱丽丝》,不知道樊少勇他会弹吗?”

     少妇看了眼樊少勇,只见他剑眉皱成了川字,《献给爱丽丝》?什么鬼?只好摇头。

     胡艺凡心说,你会弹才见鬼呢。

     “既然《献给爱丽丝》樊少勇也不会弹,那就能说明他不如我吗?”胡艺凡反问少妇道。

     少妇哑然。

     “好吧,那你就去弹弹看,这世上的钢琴曲太多了,没人敢说都弹过,不过不管什么曲子,你弹出来我立马就知道它的等级和你的水准。”樊少勇自信道。

     “噢?那好。”

     说着,胡艺凡迈着步子走到了那架白色支架钢琴那,挑了个舒服的姿势坐下,然后打开话筒道:“一首《献给爱丽丝》献给美丽的霍金彤小姐、叶菲儿小姐。”

     此话一出,几乎所有人都停下了手中的活。

     什么?难道叶菲儿和霍金彤今天也来喝茶了?她们在几号座位?

     3号座位的云中仙和柳州也停止了交谈。

     “老仙,这是什么情况,这小子好像就是刚才跟叶菲儿她们一起的,他要弹曲子送给两位天后吗?”柳州道。

     “也就是哗众取宠而已,这种地方能有高水准的钢琴曲听吗?”云中仙不屑的笑笑。

     柳州也是笑笑,但心中却说,这个老仙如此心高气傲,难怪钢琴排名一直停留在世界第26位,此生恐怕都无缘前十了。

     云中仙刚说完,耳边就传来了行云流水的钢琴声。这声音犹如雷击突然就击中了他!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动打、动打、动打动打动,咚咚咚……

     这个旋律出现那刻,云中君就被迷住了。

     然后他发现这个曲子采用的是回旋曲式写法,结构是ABACA的形式,a小调和C大调之间的过渡切换,犹如行云流水,意境滚滚而来!

     不可能!

     这个世界上还有一首如此高水准的钢琴曲是自己没听过的?这难道是哪位大师未传世之作吗?

     听到叠加的第三小节,云中仙站起来了!

     这边,叶菲儿和霍金彤张嘴巴,简直呆住了!自己仿佛置身维也纳********,胡艺凡也仿佛变成了世界钢琴大师在演奏自己顶级钢琴曲啊?

     樊少勇直接痴呆了。

     少妇惊讶的张大嘴,倒吸了几口气。

     而来这里面的客人多半都有些情调,不是小资就是有点身份的人,他们喜欢古典钢琴那优雅的音乐,也听过很多现场,甚至钢琴音乐专场,但今天他们突然惊呆了,有些人在问,这是放的谁的钢琴曲?啊?不是CD播放的,人弹的?现场来大师了吗?

     一曲弹完,余音绕梁,整个大厅安静的鸦雀无声,直到云中仙第一个鼓掌,才打破这安静,随之掌声如潮!

     樊少勇差点瘫坐在地上,精神恍惚的走到钢琴边,激动的近似呐喊的问道:“不可能……不可能……你……你不可能弹得出如此高水准的钢琴曲。”

     樊少勇的话对着话筒说的,所以几乎所有人都听到了。

     就在这时,云中仙走下了座位,他认出了樊少勇。

     “少勇。”

     “师傅!”

     这下大家几乎都站起来了,很多人都认出了钢琴大师云中仙,都在惊讶原来这个青年是云中仙的徒弟。

     胡艺凡也恭敬的站起身。

     这个世界的文化和上个世界有些不同,不过经过这么多天的了解,大多数名人胡艺凡也认得出了。

     “云中仙大师。”胡艺凡躬身道。

     云中仙道:“你这曲子叫什么名字?”

     “大师,没想到樊少勇是你徒弟啊,我和他在切磋,他刚才弹了一首《爱莎丽雅》,我就弹了这首《献给爱丽丝》。”胡艺凡道。

     “《献给爱丽丝》?噢,你师傅是谁?这首曲子我怎么没听过。”云中仙道。

     “这是我写的。”胡艺凡语不惊人死不休道。

     这下所有人都惊呆了!

     “小伙子,可不要开玩笑啊,这种级别的钢琴曲,你如此年纪写得出来?”云中仙怀疑道。

     樊少勇也附和道:“就是,师傅的眼睛是雪亮的,你瞒不过他的。”

     “真是我写的,我可以说出创作的灵感来源。”胡艺凡道。

     众人都好奇了,咦,是什么样的灵感创作出如此好曲子呢?

     “嗯。”云中仙点头。

     于是,胡艺凡酝酿了下情绪道:“曾经有个姑娘叫爱丽丝,她来自于德国的一个小镇,她是一个十分美丽善良的姑娘。可是在她15岁那年,她的奶奶突然双目失明了。老人失明后唯一的愿望就是想再次看见森林和大海。

     为了实现这个愿望,爱丽丝四处求人帮忙。这件事终于传到了德国一位伟大的钢琴家耳里。钢琴家十分感动,特地在圣诞节那个夜晚来到了小姑娘家,为老人演奏了一首钢琴曲。听着听着,老人说她看到了森林,也看到了大海。阿尔卑斯山的雪峰,塔希提岛四周的海水,还有海鸥、森林、耀眼的阳光。于是老人满意地合上了双眼,不再有孤独和悲怜。之后,那位钢琴家便将这个曲子献给善良的姑娘爱丽丝。”

     大家都听得入迷了,好感人的故事啊。

     “我曾经听到这个故事被深深感动,于是就写下了这首《献给爱丽丝》。”胡艺凡厚着脸皮道。

     云中仙若有所思,道:“可以告诉我那位德国钢琴大师的名字吗?”

     “贝多芬。”胡艺凡直言不讳道,心说,你就算查也查不到。

     “贝多芬?贝多芬?怎么没听说过呢?有如此造诣的钢琴大师难道是籍籍无名之辈?”云中仙道。

     大家也在思考这个问题,包括叶菲儿和霍金彤。

     “这世上,并不是所有的大师都热衷功名的,也有很多隐藏在民间的高手呢。”胡艺凡道。

     “你是自喻自己也是隐藏在民间的高手吗?”云中仙道。

     “我?我可没这么说。”然后目光转向樊少勇道:“不知少勇以为这曲子可还入耳,啥等级,啥水平?”

     樊少勇直接不搭理,有些输不起的感觉。

     “少勇。”云中仙提醒道。

     “嗯,还过得去,倒是我小瞧你了,没想到你小子也擅长古典钢琴啊?等级水平吗,勉强达到演奏级吧,但很勉强。不如这样吧,这一曲算我们平手,你若再能弹唱一曲,让我心服口服,我就算你胜利了。”樊少勇厚着脸皮道。

     这才勉强达到演奏级吗?

     还平手?无耻!

     霍金彤实在听不下去了,不顾天后的身份,就想要冲上去,但被叶菲儿拉住了。

     “这事给胡歌自己处理。”叶菲儿道。

     胡艺凡心想,你输不起是吧?那我总不能和你大吵大闹吧,多没品。好,那我就让你输得心服口服吧。

     想听弹唱是吧?

     胡艺凡想了想,弹唱哪首歌呢?看了一眼叶菲儿,感觉她对爱情似乎充满了渴望,但又充满了失望,那是一种高冷的忧郁。

     于是他想到了吴青峰的那首《小情歌》。这首歌是吴青峰大学时期,得忧郁症的时候写出的歌曲。那是一种对爱情的解答,多年后录音完吴青峰自己都流泪了。

     “嗯,我唱。”

     胡艺凡答应后,云中仙领着樊少勇走到一旁听去了,冷眼旁观,看看胡艺凡到底能带来一首什么样的弹唱曲子?一般情况下,擅长古典钢琴的对流行歌曲弹唱似乎不太擅长吧?

     相反,叶菲儿和霍金彤对胡艺凡弹唱倒是很有信心,眼中充满着期待,她们期待胡艺凡会弹出一首动听的好曲子。

     坐到钢琴旁的胡艺凡气质似乎都变了,他要说话了。众人都安静下来倾听。

     胡艺凡对着话筒道:“爱情它是个难题,让人目眩神迷;古往今来,多少文人墨客书写爱情,但爱情的确是个难题。有人爱的轰轰烈烈,有人爱的凄凄惨惨,有人爱的胆战心惊。今天,我就唱一首《小情歌》,送给叶菲儿和霍金彤,祝愿她们早日找到自己想要的爱情。”

     众人再次惊呼。

     “这小子!”

     霍金彤看着叶菲儿笑了笑。

     然后,一段美妙而忧郁的钢琴前奏起。

     这是一首简单的小情歌

     唱着人们心肠的曲折

     我想我很快乐

     当有你的温热

     脚边的空气转了

     这是一首简单的小情歌

     唱着我们心头的白鸽

     我想我很适合

     当一个歌颂者

     青春在风中飘着

     你知道就算大雨让这座城市颠倒

     我会给你怀抱

     受不了看见你背影来到

     写下我度秒如年难捱的离骚

     就算整个世界被寂寞绑票

     我也不会奔跑

     逃不了最后谁也都苍老

     写下我时间和琴声交错的城堡

     ……

     《小情歌》这歌曲好听哭了!这小子太有才华了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