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4、咖啡厅
    这一觉就睡到了十一点。

     闹钟把胡艺凡叫醒了,然后就是起床刷牙洗脸,嗯,洗个澡,消除下疲倦吧。一会还要去喊两个女生起床呢。

     昨晚通宵码字浑身都痛,刷完牙洗完脸,胡艺凡就打了一套太极拳,身上的疲倦总算消除了一二。

     这套太极乃是陈家沟学的内家太极,现在这个世界仍有太极拳,不过是养生太极,正真的内家太极似乎在太平天国后期就已经失传了。

     打完拳,浑身充满了热量,去卫生间冲个澡吧。

     洗完澡,洗完头,整个人都清爽了许多。要不要喊两位女生起床呢?

     正犹豫着,发现有人敲门,应该是酒店打扫卫生的保洁阿姨。

     打开门看了看,竟然是霍金彤和叶菲儿!

     “胡歌,你也起来啦?”霍金彤道。

     虽然顶着熊猫眼,气色不是太好,但是稍微化了个妆,也就遮掩过去了,毕竟是大美女嘛。

     现在二女都是戴着宽大的墨镜,鸭舌帽底底的压着,牛仔裤搭配绣花的高档丝质衬衫,十分休闲的打扮,看起来真是好一对姐妹花啊!

     “嗯。”胡艺凡点头开门。

     “收拾下,我请你吃早饭去,昨晚辛苦了。”霍金彤道。

     什么?

     她要请我吃早饭,我没听错吧?

     “呃,那怎么好意思,我是男人,我来请你们吧。”胡艺凡道。

     “还挺讲究?你确定?”霍金彤笑道。

     “呃,嗯,确定。”胡艺凡捏了捏了口袋,除去房钱还有接近2000的软妹币,请两位天后吃个早点应该够了吧?实在不行就刷卡就是了。

     收拾完,三人一起下楼。

     为了避免被人认出,霍金彤塞给胡艺凡五百块钱和一张房卡,让他帮忙一起结账。

     收银小妹认识胡艺凡,然后问另外一个女人的房卡难道是你的导师霍金彤的?胡艺凡表示怎么可能呢,同名而已。

     出了酒店,来到了叶菲儿的黑色奔驰房车,胡艺凡又震惊了一把。尼玛,自己还在追求啥时候买一辆轿车时,人家都开上房车了?其实叶菲儿正真的座驾是价值1200万全球限量版的红色迈巴赫。

     上车后,胡艺凡表示还没开过房车呢。叶菲儿就说,要不你开吧,于是胡艺凡就当起了司机。

     这房车性能太好了!

     而且里面一应俱全,沙发、床、椅子、茶几、冰箱、卫生间、厨房配套很齐全。

     胡艺凡开着车,叶菲儿和霍金彤说,这家酒店下次就不能来了,再来就会被认出了。

     然后霍金彤又问正在开车的胡艺凡是不是打算一直住在飞跃?胡艺凡自然表示很快就会搬出来了,也顺便把顾飞要求签长约的事情简单说了下。

     霍金彤鄙视的表示,这个顾飞就是满身铜臭,眼里只有钱,不过他哥哥顾天还不错,算是个大龄文艺青年。

     “二位女士,我们往哪儿开啊?”胡艺凡问。

     “前面左拐,有一家咖啡厅,需要会员卡才能进去的。”叶菲儿道。

     “你是说西双版纳咖啡厅?那我没啊。”胡艺凡道。

     “我是里面的钻石会员,我可以带你进去。”叶菲儿道。

     叶菲儿虽然不是南海市人,但却经常来南海市的光影,所以这边熟得很。

     不一会,奔驰车停在了咖啡厅的车库旁,泊车小弟认出了叶菲儿的车,赶紧谄媚的迎了上来。

     “菲儿姐,霍姐!”小弟谄媚道:“可要我泊车的?”

     胡艺凡插话道:“我去就行了。”

     泊车小弟有些不爽,你丫谁啊,抢我生意。一般情况下,泊车有给小费的。

     叶菲儿没说什么,等胡艺凡停好车,三人就一起进了咖啡厅,那小弟心说这小子谁啊,应该是两个天后的保镖?

     胡艺凡的身材倒还可以,但距离保镖的气质还远远不够。

     进了咖啡厅,在大厅找了一个足够隐蔽的位置,三人坐了下来。这个咖啡厅装修很特别,每个座位都有棕榈树遮挡隐私,很有西双版纳热带雨林的味道。那老板似乎听小弟打了招呼,从二楼下来亲自迎接。

     这老板大概是个三十来岁的少妇,长得十分漂亮,一看就是贵夫人那种。

     “菲儿、霍霍,今天怎么有空来我这坐坐啊?这位是?”少妇抽着烟扫了眼胡艺凡道。

     “好歌曲的学员胡歌啊。”霍金彤介绍道:”胡歌,这位是西双版纳的老板橘子姐。”

     胡艺凡扫了眼橘子姐的波霸胸,微笑道:“橘子姐好。”

     “哎呀,原来是才子啊,今天我请客,你们点什么?”少妇豪爽的客气道。

     霍金彤偷笑:“嘿嘿,今天有人要请客的。你让他点吧。”

     “嗯,我请客。”胡艺凡挠挠头,抓起点菜的本子看了看,看了半天不知道点什么好。

     霍金彤夺过来看了下道:“我来吧,来一壶上好的大红袍吧,然后来三份牛排七分熟的,胡歌你要几分熟的。”

     胡艺凡道:“我可以吃蛋炒饭嘛?我比较喜欢吃蛋炒饭。”

     “……”二女无语。

     少妇笑道:“你还比较幽默嘛,没蛋炒饭,不过我可以叫厨房单独为你做。”

     “然后再加一大份的新鲜果盘,三杯浓牛奶,胡歌,牛奶你喝吧?”霍金彤道。

     “喝的。”胡艺凡道:“老板,一共多少钱?”他得心理有个谱。

     少妇笑道:“我算下,就大红袍贵点,3290吧,就算3000吧。”

     胡艺凡心理骂了一句真贵,这就是天后级美女的消费啊,果然不是富商养不起,但也咬牙忍了,看来霍金彤点的那大红袍肯定不一般了。

     霍金彤眨眨眼:“你不会钱不够吧?”

     “够,够,怎么可能不够呢?”胡艺凡道。

     “再给我点一首曲子吧。”叶菲儿道。

     少妇道:“菲儿,霍霍,今天恐怕点不了曲子了。”

     “怎么啦?”叶菲儿道。

     “钢琴师回老家结婚去了,这新来的钢琴师又是一个喜欢玩的主,经常不准时。”

     正说着,一个打扮花哨的小伙子风风火火的跑进来,然后坐到钢琴旁。

     “这小子!”

     少妇立马走了过去,说了这小伙子几句,小伙子倒也是谦虚的低头听了。一会少妇又扭着屁股走回来了,她穿的蓝色丝绸短袖开衩旗袍,走起路来十分的性感迷人。

     “现在可以点了,要听什么歌。”少妇问。

     “霍霍,你想听什么歌?”叶菲儿问。

     “随便。”霍金彤无所谓道。

     “哦,那就点一首布拉斯特的《爱莎丽雅》吧,这小子弹这首歌曲还不错。”少妇推荐道。

     胡艺凡急了,不知道点一首曲子要多少钱,赶紧问:“老板,不知道点一首曲子要多少钱啊?”

     少妇笑道,心说,估计是差钱的主。

     “不贵的,一般是500起价,听得好觉得喜欢,还可以单独给钢琴师小费的。”少妇笑道。

     我去,这么贵。还有,布拉斯特的《爱莎丽雅》是什么鬼?我只知道贝多芬的《献给爱丽丝》。

     “那算了吧,我自己去弹一首行吗?”胡艺凡道。

     叶菲儿和霍金彤都是眼睛一亮。

     少妇有些为难道:“这样恐怕不好吧,你会弹吗?人家琴师可是演奏级的,你钢琴多少级?”

     胡艺凡有些打退堂鼓了,自己弹弹流行歌曲还行,但钢琴水平远远没达到演奏级,勉强过十级吧。不过钢琴十级在专业人士眼里就是初级,很多小孩子有好老师指导,刻苦学个几年也能考到钢琴十级的,但是演奏级就难度大多了。

     “这个……好吧,那我先听下看。”胡艺凡瘪了瘪嘴道。

     霍金彤道:“怎么不去了啊,你可以的啊,你不谈独奏,弹唱还是难不倒你的,毕竟也是音乐专业毕业的。”

     胡艺凡笑笑:“先听听人家弹的怎么样吧,感觉下。”

     那少妇走过去跟那钢琴师说了下,顺带还提出有人想弹琴的事情,那钢琴师呵呵笑道:“不是什么人学了几年钢琴就能来表演的,专业的就是专业的。”

     少妇表示:“那是,那是。”

     胡艺凡远远的看着,虽然不知道少妇说什么,但猜得出来,估计自己被人家钢琴师给鄙视了。

     不一会。

     那钢琴师富有磁性的普通话响起。

     “一首《爱莎丽雅》送给16号座位的客人,祝她们永远年轻漂亮!”

     叶菲儿和霍金彤听这性感的男人声音,哎呀,是不错,胡歌,他说话比你好听呢。然后钢琴师开始弹琴,水平果然不一般。

     “嗯,弹得很好。”霍金彤点评。

     “是不错,但总觉得缺点什么”叶菲儿点评。

     “她这个年纪弹成这样已属难得了。”霍金彤道。

     胡艺凡实在受不了两位天后在夸奖别人,于是便借口上厕所离开了。其实他是开抽奖去了。

     到了卫生间,找了一个坑蹲下,口中默念,一定要抽到钢琴技能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