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0、家的味道
    不错,胡艺凡送给小妹的礼物就是钢琴,珠江np1!

     这一架黑色的钢琴摆在了房间一角,上面披了一块白色丝绸琴罩子,皮凳子闪闪放亮。

     院子里的大婶大妈们也被惊动,都赞叹买钢琴啦,这个好像很贵的哦。也有人说之前你们家好像还为了孩子们学费的事到处借钱呢,怎么一下子就买得起钢琴了?

     这时候胡爸爸十分有气场的走过来,背着手表示,这叫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大婶大妈们都表示老胡英明神武啊,也证实了钢琴是胡艺凡挣钱买的,这下攀亲家的心思就更浓了。

     “都别吵吵了,影响孩子们练琴。”胡爸爸神气十足的关上门,把大婶大门们赶到了院子中央继续唠嗑。

     大婶们走了,屋子里突然就清净了。

     胡艺美一屁股坐上皮凳子上,轻轻的拉开了琴罩子,然后划拨了下琴弦,钢琴出悦耳的1-2-3-4-5的连音。

     “这个礼物喜欢吗?”

     胡艺凡走进胡艺美的房间,面带微笑的问起。

     “太喜欢了!”胡艺美道。

     “就知道你喜欢的。”胡艺凡道。

     “哥,可以透露下你的第二参赛歌曲吗?”胡艺美眨眼道。

     “应该在第七期左右出场吧,明天可能先录一存着,曲目嘛暂且保密。”胡艺凡道。

     “有信心打败那个北冥剑吗?”胡艺美再问。

     “保密。”胡艺凡卖关子道。

     “切。”胡艺美撇撇嘴:“好吧,那你教我弹唱《我是一只小小鸟》吧,我回学校可以装逼下。”

     “……”

     胡艺凡点点头,开始传授小妹小小鸟这歌的和弦。胡艺美本来就是学音乐的,接受起来很快,教了两个小时后,她就会弹唱了。

     晚饭时间到了,一家人围坐在园中的葡萄藤下吃饭。胡妈妈整了一大桌子菜,鱼肉鸡鸭鹅一样不少。胡爸爸掏出胡艺凡买的飞天茅台,一边埋怨这酒太贵,一边美滋滋的打开,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又给儿子倒了一杯,然后从怀里掏出一大把照片,都是女孩子的照片,花花绿绿的。

     胡艺凡简单的看了看,自然是看不上了,自从见了霍金彤之后,看别的女人显然就觉得差了不少。胡艺美倒是挺有兴致,抢过照片一张张的看了起来,然后瘪瘪嘴:“老爸,这些庸脂俗粉我哥估计看不上呢。”

     胡妈**评道:“不许你这么说同乡的女孩子。”胡艺美吐吐舌头。老胡笑道:“小凡,你第一期演唱了《父亲》可把你妈嫉妒的要命。要不你也帮你妈妈写一歌?”

     胡妈妈白眼道:“我哪里嫉妒了?”

     胡艺凡哈哈大笑道:“不用老爸提醒,下一我会演唱一关于母亲的歌曲。”

     老胡吓了一跳:“真的?莫非已经写好了?”

     胡艺凡点头:“但现在还不可以告诉你们。”

     听到这,胡妈妈眼睛有些湿润了。

     “这老婆子,儿子还没唱你就哭了。”老胡调笑道。

     “喝你的酒!小凡,你现在当歌手,少喝点,保护好嗓子。”胡妈妈关心道。

     “嗯,没事,喝两杯酒,明天早上吃两个半生的鸡蛋,就补回来了。”胡艺凡随口道。

     不过胡妈妈却记在了心里,然后又低着头,私下问胡艺美还有哪些东西保护嗓子的,胡艺美手机百度了下,说罗汉果。

     一家人开心的聊着,准确说是听胡艺凡吹牛逼,其乐融融。吹到北冥剑的挑战,家人也担心,但大家都相信胡艺凡能打败对手;吹到顾飞想要胡艺凡签长约的事,大家听了都很兴奋,真励志啊。胡妈妈表示,2oo万不少了,可以签的;胡爸爸坚决反对。胡艺凡没说什么,掏出一张农行卡,递给了胡妈妈,告诉了他们自己挣钱的事。

     “我给小妹买了这架钢琴2万块,本来老板要卖2万3的,那个老板表示上次老爸去赊账没同意,很惭愧,然后跟我合了个影,让了3ooo.”胡艺凡道,心想恐怕最关键的还是那张合影。这世道啊,人一旦出名了,合个影都值钱。

     “哼,那个老板,知道我儿子厉害了吧?”胡爸爸吹胡子瞪眼道。

     “这里面有两万,我知道家里为了培养我们三个欠了五六万块钱的债,这两万块先还上。”

     胡妈妈也没推辞,只是说:“那你自己可够用啊。”

     “够的。”

     说着又掏出一张农行卡,递给胡艺美:“里面有3ooo块,你和二哥省着用,买点复习资料,没钱的时候就给我打电话,我给你打过去。”

     6万块的稿费转眼只剩下1万多点了,本来还想买一辆二手车代步的,但是家可不能不顾。剩下那点钱出去租个房子,毕竟不想签飞跃了,还住那不合适。

     “嗯,谢谢哥。”胡艺美接过卡道,有哥哥疼真好。

     ……

     胡艺凡在家里只呆了一天,第二天天蒙蒙亮,便打了一辆面的,带着胡艺美赶去县城,顺便把合同寄了出去,然后再乘坐汽车赶往南海市。

     第二天下午三点多终于赶到了南海市电视台,开始录制歌曲。因为胡艺凡准备的很充分,所以只录了两遍就过了。

     录制完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回到了飞卢已经是晚上12点了,但是大门已经锁上了,只好去住宾馆了。

     今天的月色很好,街上的大排档正是生意正浓的时候。中国好歌曲的总导演安琥和音乐总监吴俊升工作完,惬意的来到了路边的烧烤摊子喝啤酒吃烧烤。

     他们两个一个是总导演,一个是音乐总监,平时工作很忙,像这种来大排档放松的机会还真不多。

     安琥本就是南海卫视的,从主持人做起,一路做到了制片人、导演,算是比较有才华的了;吴俊升年纪和安琥差不多,四十来岁,音乐制片人出生,曾帮不少香港歌手做过专辑。13年的时候担任过《中国最强音》的音乐总监。不过相比那一次,这次当好歌曲的音乐总监压力更大些。

     三年过去了,最强音的那批学员里,也有几个混的不错的,但大多数都被众人遗忘了。吴俊升一直都很清楚,选秀歌手有选秀歌手的优势,但也有他们的弱势。o7年的快乐男声,o9年的快乐女生,办了好几届,但最终还活跃在乐坛的少之又少。有些人甚至要花上十年才能洗去身上选秀歌手的偶像标签。

     在乐坛什么叫偶像歌手,什么叫实力歌手,那可不仅仅是只看外形的,最主要的是要看才华和唱功,尤其是才华。如今的乐坛,可谓青黄不接,老一代创作人渐渐渡过了最佳创作年纪,新一代创作人里又没有多少惊艳的天才。这就导致如今的乐坛好歌难求的现状。所以,相对那些靠买别人的词曲的歌手,能自产自销的歌手也就算是实力派歌手了。

     这点吴俊升很清楚,如果说好强音那些培养出来的是偶像歌手,那么好歌曲挖掘出来的无疑是实力歌手了。

     为了不被人认出来,两个人都带着鸭舌帽,把头压的低低的。很快,二人点的羊肉串端上来了,二人开始一边吃一边喝着啤酒。

     “今晚录制的三歌,你最喜欢哪一?”吴俊升问道。